桃情[双性]_分节阅读_43

七爷的枪Ctrl+D 收藏本站

苏情轻轻哼了一声,也不再故意吊着秦逸,握住秦逸的肉棒抵在早已按捺不住的穴口,但是不等苏情慢慢坐下,秦逸腰部突然上抬,粗长的肉枪猛地破开淫媚的肉屄,不等苏情反应过来已经进入了一小半。

“嗯——“苏情被突然的刺激弄得腿脚发软,再也稳不住身体,跌落在秦逸的身上。

粗大的龟头操开淫浪的骚穴,狠狠地刮擦着瘙痒敏感的穴肉,让苏情感觉体内好像有绵延的电流来回穿梭,轻易就让饥渴多时的肉道喷出一股灼热的春水来,前方早已泪流不止的玉茎也颤抖着射出了今天的第一次阳精。

“唔……啊……到了……到了……“原来苏情的身体久旱情欲,阴穴居然在秦逸刚进入就被刺激得高潮了。

苏情双手撑在秦逸的小腹处,想要抵挡体内噬命的快感,却只能被动地哆嗦着身体承受体内阴精喷射的快感,出口的话也带着诱人的哭音,“嗯……太大了……受不了了……“

之前因为苏情身体下落,秦逸的肉棒只有小半个头还露在外面,虽然被苏情的淫态刺激得只想不管不顾地把阴茎操进去,但因为怀孕的缘故,苏情体内的子宫下移了些,秦逸不敢放开了干,也只能占占嘴上的便宜了,“明明就是宝贝太骚了……“

苏情已经没有心情理会秦逸的调侃,第一波高潮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不满足和更难以忍受的空虚。

到底知道自己有孕在身,苏情并没有昏头,小心地调整着姿势,在体内的肉棒刚刚碰到宫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苏情停下之后,饥渴难耐的浪穴立刻表示抗议,媚肉紧紧地箍住秦逸的阴茎,吮吮缠缠地恨不得能诱哄得大肉棒动动才好。

但是苏情根本就不敢动作,最初他想着让肉棒插插阴道就好,但当那粗大的龟头碰到自己的宫口时,苏情又觉得子宫比阴道还要痒,习惯了被插进子宫内射的淫穴怎幺可能只单单满足于肉道被干,苏情真怕自己动起来之后就不管不顾地摇着身体让体内的肉棒直接肏进子宫。

“少帅……“苏情又是委屈又是难受,只能瞪大一双水漉漉的杏眼向秦逸求救,“少帅……子宫也好痒……好想要……呜呜……难受……“

秦逸已经被磨得完全没有了脾气,不忍心看苏情难受的样子就只能考验自己的忍耐力了,“那你先解开我的手。“

苏情捆绑的技巧为零,秦逸自然能挣开手上的腰带,不过出于无伤大雅的报复心理,秦逸还是央着苏情给他解绑。

番外1:吃醋PALY-完(孕期|骑乘|产乳)

双手得到自由,秦逸立刻坐直身体,右手搂在苏情的腰上,左手则揉上让他眼红许久的酥胸。

“少帅……“因为姿势的变动,体内的肉棒擦过子宫口,肏进了子宫颈与阴道之间的夹壁,酥麻的快感让苏情腰部一阵发软,若不是因为秦逸搂在他腰上的手,只怕已经狠狠地坐了下去。

敏感的脖颈被秦逸的呼吸和唇舌烫得发红,饱胀的奶子在秦逸的手里变得越来越硬,奶头随着秦逸手指的搓磨和抠挖膨胀得越来越大,大手所经之处泛起的连绵火星烧得苏情神志不清,唯独插在淫穴里的肉棒迟钝地按兵不动着,浪穴里的瘙痒和不满足促使着苏情挺动身体在秦逸的身上胡乱地蹭着,双腿也在秦逸的背上越缠越紧,难受地央求道,“少帅……操操我……唔……骚穴好痒……想吃少帅的小蝌蚪……“

秦逸也被苏情咬得难受,听到苏情的话再也忍耐不住,双手掌着苏情的腰不停地上下运动,让那淫媚的肉穴不停地吞吐着自己的阴茎,给自己带来久违的快感。

“啊……骚穴被操了……“苏情的酥胸紧紧地贴着秦逸的胸膛,一对丰满的奶子被压得扁扁的,奶头因为乳肉太过饱胀只是略微陷进去了一些,更多的挺立在乳肉之外与秦逸结实的胸肌摩擦着,偶尔从秦逸的乳粒上磨过,总能让苏情舒服得发抖,“唔……少帅操得苏情好舒服……奶头也被磨好舒服……嗯……少帅……“

驰骋在如绸缎般丝滑,又如羊肠般曲折的甬道内,感受着温热媚肉的痴缠吮吸,秦逸掌在苏情腰上的双手越来越紧,因为担心伤到孩子,秦逸并不敢完全进入,几乎每次都是刚到苏情说的子宫口的位置就强行撤出,偏偏苏情不知道他忍耐得多幺辛苦,还总是无意识地刺激自己,让秦逸忍得眼睛都红了。

打定尽快让苏情高潮几次的主意,秦逸微微拉开苏情,低头含住苏情肿胀得已有葡萄大小的奶头,时轻时重地舔弄嘬吸,让饱满的桃胸爽得一颤一颤的,同时左手来到两人正在交合的部位,一边用拇指堵住苏情兴奋得又快要泄精的阳茎,一边用小指去勾弄苏情已经勃起到花生大小的阴蒂。

“呀……不要……啊……“阴茎被强行阻止射精的痛苦,和身上最为敏感的奶尖、阴蒂被同时挑逗的欢愉让苏情绷起了身体,他呜咽着不断摆动自己的腰肢,既想逃离箍住自己阴茎的手,又想把自己的淫蒂更痛快地送到秦逸的手里亵玩,真是矛盾至极。

经年的调教,到底让苏情更倾向通过奶子和女穴得到快感,所以不一会儿快感就完全压倒了痛苦。

“唔啊……干到骚心了……呜……受不了了……啊……“苏情的动作让体内的肉枪画着圈地在阴道深处的花心重重地磨过,强烈的刺激让苏情爽得忍不住尖叫出声,奶白的身子霎时变得通红,一双本就含情的水眸更是好像被侵染上了一层淫色一般,痴痴地望着秦逸埋首在自己胸前的画面。

受用的不只是苏情,秦逸也被刺激得不轻,敏感的龟头被层叠繁复的媚肉全方位包裹,甚至连最敏感的冠状沟都能感觉到被吮吸的快感,爽得秦逸差点就没忍住射了。

因为快感的缘故,嘴里的奶头变得更大了,而原本细小的奶孔也张开不少,秦逸不时用牙尖和舌尖去戳弄奶孔里面更为细致的嫩肉,同时沙哑着声音诱哄道,“宝贝可真会吃肉棒,继续用你的小骚逼吃爷的大肉棒,吃得好了,爷就射小蝌蚪给你的骚逼喝……“

“少帅……不行的……我受不住……“苏情嘴上说着受不住,动作却一点没含糊,腰臀摆动得又快又急,他知道秦逸会为自己的安全负责,而他可以肆无忌惮地追求自己想要的快感。

苏情双手搂着秦逸的脖颈,双腿紧紧地绞在秦逸的背后,全靠着双手的力道和秦逸的帮助款摆着腰肢,上下左右地吞吐着粗长的肉枪,不停地换着方位以便秦逸的肉棒能干到自己最痒、最骚、最想要的那一点。

秦逸也没有停下动作,粗糙厚实的舌头四处舔弄着饱满坚实的奶肉,重重地摩擦过乳晕,然后张大嘴尽可能地含住最多的乳肉,用自己温热狭窄的口腔后部挤压着骚硬肿大的奶头,同时嘬吸着雪白的乳肉。

“嗯……骚奶子被吸得好舒服……“苏情好像藤蔓一样紧紧地缠在秦逸身上,一边挺着胸脯想要把自己右边的整个奶子都埋进秦逸的嘴里才好,一边空出自己的左手对着自己空虚的另一边奶子又揉又掐又捏。

但是自己的手哪里有秦逸的嘴巴弄得舒服,右边奶子越是舒服,就衬得左边的奶子越是空虚发痒,苏情既想让秦逸吸吸自己左边的奶子,又舍不舍右边奶子被伺候得舒服得快感,只能越发疯狂地摇着屁股想要淫穴的快感转移自己左奶的难耐。

“少帅……要再用力……唔……想把奶头磨破……“许是因为药物和调教的缘故,平常女子几乎是要临产才会产乳,但苏情的胸部在前段时间就开始起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一双奶头,原本就已经调教到樱桃大小,现在几乎有了葡萄大小,而且这几天更是又胀又痒得发痛,如果不是因为苏情矜持,只怕早已把可怜的奶头挠破了。

秦逸不理会苏情想被伤害的诉求,一边享受着肉棒传来的快感,一边加重了小指对苏情阴蒂的刺激,薄薄的指茧擦过肉豆的尖端,或以手指按着不断揉弄,让苏情爽得小腹抽搐不止,甚至连奶子都开始一紧一缩地痉挛起来。

“啊……啊……通了……奶子被操通了……“苏情狂放地摇摆着身体,几乎把自己的胸完全压在了秦逸的脸上,左手提着自己左边的奶头猛地往外一拉,那让他难受了好几天的堵塞感突然就释放了出来,堆积在乳房内的东西仿佛终于找到了向外的通道,一个劲地朝奶尖涌去,苏情甚至能感觉到它们一一分流到了各个孔道,然后从乳头上的奶孔喷射出来。

左边的奶水随着苏情揉弄的方向而四处喷溅,右边的奶水则被秦逸一点一点地吞咽下去。

而阴蒂的刺激,和通乳的畅快,都被忠实地反应给了承载最多欲望和快感的阴穴,苏情只觉得自己的所有感知都集中到了身上那几处,上面喷着奶,下面喷着水,胸部和阴穴都痉挛着达到了罕见的高潮,被秦逸放开的男根也断断续续地喷着精。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