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1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老实的龙虎豹》贝博连接体育:东北虎

赵老实姓赵,却并不名老实,只是为人本分、老实,因此村里人都叫他赵老实。叫久了,倒把他的本名给忘了,以至于老实倒成了他的名,不过人家赵老实也不介意,由着村里人这样叫他。

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赵老实现在是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了。自己的婆娘和自己一样,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从不招谁惹谁,咋就突然得了怪病,肚子疼的直打滚,还老吐血。吓得自己连忙将婆娘送到镇上的医院,看了大半年楞是没看好。最后,婆娘扔下自己和三个儿子,病死在镇上的医院里。

婆娘死了,赵老实却为了给婆娘看病和办丧事,几乎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以至于三个儿子都不得不辍了学。不过,好在赵老实并没欠别人债,家里还有一亩地,三个儿子又都很懂事,12岁的老大大龙帮着他爹下地干农活,10岁的老二二虎帮村里放羊以补贴家用,而8岁的老三小豹则在家里整理家务。因此,赵老实一家的日子还勉勉强强过得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赵老实开始也有了丧妻男人的难言之隐,那就是,晚上没有婆娘睡在旁边,自己正常的生理要求无法得到满足。这让赵老实万分难受,虽说自己为人本分、老实,但毕竟还是个不到40的壮实男人,这份活罪可实在难熬。当然,自己不是没想过再讨个婆娘,可就这家境,还是算了吧。

这天,赵老实和往常一样,和大龙一起下地干农活,父子两正干的热火朝天时,忽然听到有人朝这边招呼,赵老实便抬起头看,原来是自己的叔伯兄弟赵栓。于是,赵老实便让大龙继续干活,而自己则过去和赵栓拉一会儿家常。

这赵栓虽和赵老实是不出五服的叔伯兄弟,但他和本分、老实的赵老实不同,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流子,经常惹事生非,村里人在背后都管他叫赵痞子。当然,如果一定要找出他和赵老实的相同之处,那就是他和赵老实都是死了婆娘的人。

不过,赵栓的婆娘是3年前在去镇上赶集时,被一辆大卡车撞死的,为此,那卡车司机赔了赵栓一大笔钱。因此,赵栓现在的家境反而不错。但是,赵栓在村里的名声太臭了,无论是待字闺中的姑娘还是守寡的寡妇,都不愿嫁给他。所以,赵栓到现在都打着光棍。好在他已经有了个儿子,也不至于绝了后。

两个死了婆娘的男人在一起拉家常,自然很快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共同话题。赵栓嘻皮笑脸的问:“怎么样,哥,这没了婆娘的日子过得如何?”

“唉,也就将就着过吧。”

“那你晚上怎么解决问题啊?”

“什么问题啊?”

“俺说哥,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当然是指你以前和嫂子晚上干的事,现在你是怎么解决的?”

“……”

“哥,别不好意思啊,咱们都是死了婆娘的人,说说也没啥拉,你要不说,就是看不起俺。”

“……好吧,兄弟,俺告诉你,俺现在只能趁没人时,用手解决一下了。对了,兄弟,你又是咋解决的啊?”

“俺,呵呵,哥,俺告诉你可以,但你要替俺保密。”

“行,俺替你保密。”

“其时,也没什么”,赵栓看了看正在田里干活的大龙,接着说,“也就是拿俺那小崽子来泻泻火。”

“啥?!”赵老实大吃一惊,“你拿福生泻火?”这福生便是赵栓儿子的小名。

“哥,别大惊小怪好不好,俺是拿自己儿子泻火。”

“这……这怎么可以啊?”

“咋不可以,儿子是自己的,俺养他那么多年,不用来泻火多浪费。再说,儿子又不是闺女,弄过后别人也看不出来,要是闺女,俺还不敢碰呢。”

“可……可福生他和大龙一样,才12岁啊,你咋就……再说,这男娃子咋整啊?”

“呵呵,哥,这就是有儿子的好处,无论小崽子多大,都能整。至于咋整,呵呵,哥你只要想想咱村的二大爷。好了,说了那么多,俺也该走了,不耽误你干活了。”说完,赵栓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走了。而赵老实早已是听的目瞪口呆,依旧傻傻的坐在原地。

二大爷吗?痞子不提他,自己还真忘了这个早已没了的人呢。赵老实不由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童年:记得俺当时也就11岁吧,有一次看到13岁的表哥正在吃糖(要知道,糖对于大西北农村的孩子们来说可是稀罕物),便向表哥讨糖吃,可表哥不给。看着表哥津津有味的吃着糖,俺便不由的哭了起来。

表哥一看俺哭了,便慌了手脚,连忙说:“哎呀,狗子(赵老实的小名)你别哭啊,哥不是不给你吃糖,而是哥也没糖了。”

“真的?”俺有些不相信。

“真的,哥啥时骗过你。这样吧,你真要吃糖的话,哥带你去二大爷家,哥的糖都是二大爷给的。不过,你可要听二大爷的话哦。”

“好。”一听到有糖吃,俺自然一口答应。

于是,表哥领着俺到了村头二大爷家。虽然在村里见过几次二大爷,可这是俺第一次到二大爷家。进了二大爷家后,发现二大爷家里已有4、5个男娃子,都是俺认识的,其中一个就是比俺小1岁的痞子。

二大爷一看表哥来了,就笑着说:“小三子(表哥在家里行三),你可来拉,想死你大爷了。呦,今儿个还带了狗子来啊。”

“是啊,狗子想吃糖,所以俺就带他来了。”

“要吃糖啊,行,大爷有的是糖。不过,狗子,你得先和大爷玩游戏,玩好后再吃糖,好吗?”

俺听了以后看着这个其实才40多岁,只因未老先衰,看上去象60多岁才被村里人叫着大爷的人,有些犹豫。表哥一看,连忙捅了俺一下,俺这才答应道:“好!。”

二大爷这时便说:“好了,娃子们,那俺们开始做游戏吧。”话音刚落,表哥便和其他的男娃子一起解开粗布裤子的裤带,脱下裤子,露出屁股蛋子,然后一字排开的躺到炕上,小牛子都象憋了尿的样子,向上立立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