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3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这…这是…大龙,你真的愿意让爹整?”赵老实颤抖的问道。

“嗯。”大龙毫不犹豫的回答着。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赵老实心中原有的理性彻底输给了欲望。妈的,干吧,人都说:牛子是根棍,操起来不论辈,何况这块肥肉是自己送到嘴边的,怪不得俺。

于是,赵老实让大龙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一只手哆哆嗦嗦在大龙的屁股蛋子上摸索着,寻找着大龙的小屁眼。啊,大龙的皮肤可真粗糙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12岁的娃子在大太阳底下干粗重的农活,皮肤哪能不糙啊。不过,也正因为干粗重的农活,这小屁股蛋子上摸上去既结实又饱满。

也许是赵老实第一回干这种事,在大龙的屁股蛋子上摸索了半天才摸准了大龙小屁眼的所在。于是,赵老实便很笨拙的挺着早就直挺挺的牛子顶在了大龙那结实圆滚屁股的沟沟里,慢慢的钻进了大龙的身体。大龙嘴里嘶嘶哈哈的呼着气,赵老实知道他疼了,就心疼的拔出了一骨碌,可大龙偏偏向他爹挺着屁股蛋子,“爹,这就是整吗?别拔出来,俺顶得住。”那声虽然不大,可就象小猫的爪子一样挠着赵老实的心。赵老实便再也不管啥了,在大龙身上大弄特弄起来,每一下拽出来必须露出了头,每一下的捅入必插到根儿,把大半年来失去婆娘的欲火都倾注在大龙的身体里。

大龙感到自己的小屁眼内被塞入了一个又粗又硬又烫的东西,小屁眼象要撕裂了一般,但大龙却强忍着撕裂般的疼痛,咬紧牙关,不发出一点声音,因为自己不想让爹扫兴。只有两行眼泪默默的流下脸颊……

那一夜是赵老实这大半年来睡得最香甜的一夜,这一晚他足足整了大龙三次,当他扒在大龙的身体上睡着时,牛子还插在大龙的腚里……

第二天,当赵老实和大龙在田里干农活时,赵老实依旧沉浸在昨晚大龙的小屁股蛋子带给他的快乐中,。“奶奶的,想不到,男娃子的小屁眼居然那么紧,那个紧,连俺的牛子都被夹得有些疼。咂、咂、咂……但那滋味就和当初娃子他娘给俺开苞时差不离,不,比那滋味更妙不可言……难怪痞子要整他儿子……”正当赵老实一边干活,一边胡思乱想时,发生了一个小意外,那就是在大龙弯腰的时候,裤裆破了。

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自从大半年前大龙娘生病后,就没再给三个孩子添过衣服。这可苦了大龙,要知道,二虎和小豹的衣服穿不下了,可以穿哥哥的,大龙呢?现在叫他穿他爹的衣服还显得太大,根本不能穿。因此,大龙只能将就的穿那些对他而言已经显的小的衣服。所以衣服穿破是经常的事。好在他爹还能勉勉强强打个补丁,让他能继续有衣服穿。至于新衣服,那就别指望一个大男人了。

大龙没有在意自己的裤裆破了,继续干着活。可赵老实看到大龙黝黑滚圆的屁股蛋子从破了的裤子里露了出来,并由于大龙在干活而一颤一颤的,甚是可爱,在颤动间,还隐隐约约的露出小屁眼后,又不禁想整大龙了。昨晚既然已经踏出了乱伦的第一步,现在的赵老实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赵老实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便走过去,笑眯眯的对大龙说:“娃子,现在让爹整你,行吗?”

“爹,昨晚不是整过了吗?你咋又要整了?再说这大白天的……”大龙有些不情愿,这屁股蛋子还疼着呢。

“爹这不是又熬不住了吗?再说这大白天也没啥要紧的,咱到那片高梁地里就得了。”

“那……好吧……”大龙勉勉强强的答应着。

赵老实等的就是这句话。他一把拉着大龙钻进田边的高梁地。进了高梁地后,赵老实便哆哆嗦嗦的把大龙那件补丁叠补丁的粗布衣服脱了下来铺在地上,又哆哆嗦嗦的给大龙解开裤带脱裤子。大龙则很顺从的让他爹把他脱光腚。然后,赵老实让一丝不挂的大龙跪在铺在地上的粗布衣服上,弓起腰撅起屁股蛋子。随后,赵老实也脱掉自己的裤子,伸出双手掰开了大龙那两瓣子象两座小山丘似的饱满的光腚蛋子,露出屁眼。正当赵老实准备进入时,大龙却用手挡了一下说:“爹,你的太大了,你抹点啥吧,滑溜滑溜后再整。”

的确,赵老实那玩意儿虽称不上天赋异秉,但对于一个才12岁的小娃子而言,还是太大了。可以看到,大龙的小屁眼由于昨晚的事,现在还有些肿呢。赵老实看着有些心疼,可在这高梁地里有啥东西可以抹啊?对了,口水,听老人说,这口水还是治创伤的良药呢!但赵老实看了看大龙那暗红色的小屁眼,脏脏的,便有些犹豫。可是,赵老实的下面早已是欲火难耐了,在犹豫片刻后,便将头凑到大龙的屁股蛋子上,伸出舌头,舔起了大龙的小屁眼。大龙被舔的痒极了,开始来回不停的扭起光屁股,心里想:被爹舔眼子居然这么痒,还很舒服啊,以后还要让爹舔……

赵老实耐心的舔了半天,直到大龙的屁眼象一朵花蕾一样的张开了个小口后,才在手上也吐了两口口水,抹在自己的牛子上,然后,一点点的捅了进去。有了昨晚的经验,赵老实现在已不那么笨拙了。也许是口水的作用,这一次的进入没让大龙感到多少痛苦,随之疼痛逐渐被一种麻木所替代。而赵老实也卯足了力气进出着。如果说,昨晚是由于黑不隆冬的什么也看不见,整的时候不尽兴的话,那么,现在在大太阳底下可看得真切了。赵老实看到大龙屁眼周围的肉象孩子的嘴一样在翻动着,每一下的拽出,都把他小屁眼里面嫩红的肉带了出来,每一下的捅入,又把那嫩红的肉送了回去,这场面叫赵老实心惊肉跳,更加快了频率。在这天地之间响起了赵老实父子俩肉体的吧唧吧唧声。而大龙也感到了麻木之后则是一种莫名的快感。终于,赵老实发出一声闷哼,牛子一阵剧烈抽搐后,将一股发烫的液体冲进了大龙的身体里。

赵老实气喘嘘嘘的从大龙身上爬下来时,大龙也满身大汗,嘴里嘿咻的喘着粗气,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趴在地上。但大龙心里却想:“奇怪,昨晚爹整俺时,屁股疼极了,今天怎么却不那么疼了,反而麻麻的,还有些怪怪的的感觉。”大龙不知道,他此时已经有些喜欢上这种事了。

此时赵老实喘着气,看着趴在地上的大龙。当他看到儿子的小屁眼被他整得一片红肿,小屁眼里面嫩红的肉更被翻了出来,无力的一张一合时,心里充满了内疚,他得做点什么来补偿一下大龙。赵老实最后觉得大龙一定被自己这个做爹的整的很疼,所以得让大龙也舒服一下。

可怎么才能让大龙舒服呢?才12岁的小屁孩还挺难办的。对了,当年二大爷的那一套或许管用。赵老实如此想道,俺当时11岁就……

既然想到了就马上做。赵老实把大龙翻了个身,打量了一下大龙的小牛子。大龙的小牛子黑黑的,虽然有些短,但是很粗,看起来肥嘟嘟的,两个肥大的肉蛋子垂在小牛子下,看得赵老实直吞口水,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将男娃子的小牛子含到嘴里是件很快乐的事。

没有任何犹豫,赵老实一下就把头埋到了大龙的胯间,将大龙的的小牛子连同两个肥大的肉蛋子一起吃到了嘴里,把嘴撑的满满的。赵老实感到大龙的的小牛子在嘴里慢慢变硬、变大了。于是,赵老实便笨拙的用舌头上下舔弄着,结果大龙的小牛子变得更硬更大了。而大龙则感到一股自己打出生以来从未体会到的快感从自己的牛子那儿慢慢的扩散开来,扩散至全身……突然,大龙的小牛子在他爹的嘴里一阵剧烈抽搐(但什么也没出来,毕竟才12岁啊),接着,便如漏了气的气球一般,立马软了下来。

当赵老实把大龙的小牛子和肉蛋子吐出来时,大龙还沉浸在刚刚舒服和欢快之中,口里呼呼的喘着气。看着大儿子如此模样,赵老实的下面又有反应了……

这天回家时,赵老实是背着大龙回家的……

从这天以后,赵老实每天都要整大龙。晚上睡觉时自不必说了,就是大白天地里干活时,赵老实只要一来兴,就要整。日子一长,大龙也习惯了,他反而有些期待着他爹来整,至于为什么,大龙自己也说不清楚。同时,大龙也找到了规律,只要他爹先用手摸几下鼻子,再挠几下裤裆,这时就是他爹起兴了。于是大龙就会乖乖先走进那片高粱地……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要过年了。可赵老实却不那么高兴,外人都以为赵老实是在为家里穷,没钱过年而发愁,可事实上并非如此。赵老实的不高兴从秋收之后就开始了。

秋收之后,赵老实和大龙就不用再下地干活了。原本到明年开春之前这段时间是父子俩难得的休息时间,可对于赵老实而言,也意味着不能在大白天整大龙了,因为白天家里还有小豹,而外面,高粱早被收割了。虽然晚上依旧可以,但由于怕惊动二虎和小豹,赵老实不敢有大动作,整的时候束手束脚的,很不过瘾。就这样,赵老实半吊子的将就过了一个多月。

赵老实过的不踏实,大龙心里也失落落的。如果说先前大龙主动让他爹整是出于孝心,并且当他爹整他时,心里还害怕被整时的痛苦。那么,现在的大龙在被整了两个多月后,有了一种被虐待的快感,尤其当他爹那硕大的东西在他屁眼里跳跃着射出一股股热流时,他就会产生出强烈的亢奋来。大龙虽然想不明白:痛苦也可以叫人快乐吗?但他却已经迷上了这种事。

如今,赵老实半吊子的将就过了一个多月,使得大龙也失落了一个多月,那种亢奋很少能感受到了。大龙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想个办法来改变这种状况。什么办法呢?到外面肯定是不行的。大龙虽然才12岁,但也知道这种事是见不得人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晚上还是不要惊动弟弟们。而白天家里除了自己和爹外,还有小弟……对了,只要把小弟也拉下水不就行了吗?

于是,大龙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爹。赵老实听了后,着实吓了一大跳。“这……这咋可以,爹整你,这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咋能再……”

“爹,俺也不想的啊,他是俺小弟诶!可是,不这么做,俺俩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臭小子,你是喜欢被爹整了吧?”

“爹!!!”大龙臊红着脸嗔道,“先别说俺。你肯不肯啊?”

“……那……这办法能成吗?”赵老实最后还是受不住内心的诱惑。

“肯定能成,爹。俺小弟他对这可是啥也不懂的。”

……

第二天,赵老实等二虎去放羊后,便也找了个借口出门,临走时没忘了“关照”大龙和小豹:“今儿个天怪冷的,没事儿就别出去玩了。大龙,你是大哥,要好好看着你弟弟。”说完,便走了。

赵老实出门后,没走多远,便拐了个弯,回到自家屋后,坐在窗下抽起旱烟,两耳直起,偷听着屋里的动静。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