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4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一会儿,赵老实就听到小豹的说话声,“大哥,家里的活俺都做好了,俺想出去玩。”

“不行,爹不是说今儿个天冷,不许咱们出去玩嘛。”大龙立马否决。

“求你啦,大哥,就出去玩一会儿,俺马上回来的。”

“不行,万一爹一会儿就回来,俺的屁股岂不要挨爹的板子拉?爹可是要俺看着你的。”

“可呆在家里怪闷得慌……”

“那哥陪你玩。”

“你陪俺玩?大哥,你咋陪俺玩啊?就咱俩个人有啥玩头啊?”

“嘿嘿,哥最近学会了个新玩儿,包你喜欢,想玩吗?不过这玩儿你得保密,除了爹,对谁也不许说,包括二虎。”

“真的?那俺要玩,俺一定保密。是啥玩儿啊?大哥。”

“别多问,不然就不和你玩了。”

“哦……”

……

“呀!大哥你咋脱俺衣服啊。”

“别多嘴!这玩儿得光着身子才能玩的。”

“哦……呀!大哥,你咋又、又摸俺牛子啊?呀!大哥,别舔,痒、痒死俺了……”

听到这儿,赵老实觉得到火候了,该到自己登场了。便收起烟袋,起身走到屋前,推门而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赵老实进屋时,依然被跃入眼前的一幕弄得呆了呆。

只见大龙此时背对着他爹,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跪在炕上,结实饱满的小屁股蛋子撅得高高的,在那腚沟里隐隐约约的露出暗红色的小屁眼。而在大龙的身体两旁,各伸着两只光光的小脚丫。虽然这两只小脚丫的主人被大龙的身体挡掉了,但赵老实知道,那是小豹的脚丫子。

虽然赵老实看不到小豹,但小豹却看到了他爹,连忙慌得一边用小手推大龙的头,一边叫道:“别,大哥……爹回来了,……咱别玩了。”不知为什么,小豹觉得这游戏挺臊人的,所以当他看到他爹进屋时,不由的慌了手脚。

大龙其实早知道赵老实进屋了,但他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小豹用力推搡下,才把头从小豹的胯间移开。大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回头看了看呆立在门口的赵老实,说道:“啊,爹,你咋这么快就回来啦。”

大龙的这句话让失神的赵老实恢复了神智“恩?……啊,你……你四大叔他不在家,所以就回来了。”赵老实随口胡诌了一个借口。由于是撒谎,赵老实的脸有些烧。为了掩盖自己的窘样,赵老实不等俩儿子开口,就问:“你们两个在干嘛呢?”

“爹,俺和弟弟在玩呢。”

“看你们玩的挺开心的,玩啥呢?”

“恩……就是、就是……就是爹你前几天教俺的那个玩儿啦!”大龙也一时说不出这是啥玩儿,便把这包袱扔给了他爹。

“俺啥时候教你的,兔崽子。”赵老实不由的在心里暗骂大龙。但到了这当口,也只有硬着头皮说了:“哦,是在玩……玩……牛牛洗澡啊。”赵老实不得不又红着脸胡诌一次。赵老实觉得自己今天撒的慌恐怕比这辈子加起来撒的还多。

“咦?!那你们咋又不玩啦?”赵老实厚着脸皮继续故着惊讶的问道。

“就俺和小弟两个人玩太没意思了,你又不让出门,怪闷得慌。”

“这……这样啊,那……那爹和你们一起玩,好吗?”此时,赵老实也豁出去了。

也不等儿子是否答应,赵老实便走到炕边,一把就把小豹的两腿撇得大开,随后急不可奈的低下头,一口将小豹那如同花生米般大小的小牛子,连同两颗小肉蛋吞进了嘴里。唉!赵老实实在是忍不住了。

既然是爹在和自己玩,小豹自然是躺在炕上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的反抗。其实,小豹心里很纳闷,这尿尿的牛子有啥好玩的,不就痒痒的吗?而且是用嘴来玩,爹和大哥也不怕脏啊?

正当小豹纳闷时,赵老实的嘴开始吮吸起小豹的牛子,舌头也不停的来回翻动,小豹的牛子很快便在赵老实的嘴里直直的翘了起来。到底赵老实的嘴在大龙胯间有了两个多月的经验,其技巧是第一次玩这“嘴”的大龙所不能比的。

赵老实的“努力”很快收到了效果。此时小豹正感受到打出生以来最怪异的快感,这种怪异的快感是人类最为原始的快感,只是,原本还得再过几年这种感受才会觉醒,而现在,却被大大的提前了。

小豹觉得,自己的小牛子好象在爹的嘴里化了一般,而且原先的瘙痒被那股莫名的快感所取代,并随着爹的吮吸,一下、一下的朝全身扩散着、冲击着,自己的身体在这冲击下,似乎飘了起来,飘向一个无底的深渊……

当赵老实口干舌燥的吐出小豹的牛子时,小豹还依旧沉浸在刚才的快感中。一边的大龙却早已是等不及了,见他爹把小豹料理好了,便说道:“爹,你和小弟玩好了,也跟俺玩一会儿吧。”说完,就跪在炕上,撅起了光屁股蛋子。

赵老实也早已是欲火难耐,衣服也不脱,直接就解裤带。赵老实刚把裤带解开,那早已雄赳赳的大牛子便自个儿从裤子里蹦了出来。赵老实任由裤子退到脚踝处,伸出双手瓣开大龙的两瓣子屁股,让大龙的小屁眼真切的暴露在眼前后,便“嘿”的一声,插了进去。由于大龙的屁眼已被赵老实整了好多次,因此现在已经松了许多,赵老实不抹啥也很轻松的进去了,而大龙也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

小豹坐在炕上疑惑的看着,爹和大哥这是在干什么,是在玩儿吗?咋和刚才不一样啊。于是小豹用他那奶声奶气的声音问道:“爹,你和大哥在干啥啊?”

赵老实正在兴头上,冷不防被小豹这么一问,先是吓了一跳,继而尴尬万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爹在操你大哥的屁眼吧。可总得给个回答,否则这娃子非刨根到底不可。

赵老实不得不又再次胡诌道:“哦……恩……这个……爹在和你大龙哥玩呢。”

“这是啥玩儿啊?爹,咋和你刚才和俺玩的不一样啊?”果然,天真的小豹打算问到底了。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