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7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终于,支书开口打破了沉默,“这事可大可小,只要俺跟村里打声招呼,这事可以当没发生过。”

“真的吗?大大?”二虎闻言,顿时如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重新看到了希望,“好大大,那求求你,帮帮俺吧。”

“可是……”支书却又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娃啊,要知道,大大身为支书,做什么事都不能徇私啊,更何况,你跟大大非亲非故的,所以,这口,大大可不好开啊。”

“好大大,求求你了,一定要帮俺啊,要是连您都不帮俺,那俺就……”二虎一听支书不肯帮他,刚升起的希望又破灭了。可他不甘心,便立马跪倒在支书面前,希望能以此来打动支书。

“哎,这是干啥啊?快起来,快起来。”

“大大,你要是不答应帮俺,俺就不起来。”

“……好吧,那大大就帮你这一次。不过,你得答应大大几个条件,你要答应了,大大不光这次帮你,以后你要再出啥事,大大一样帮你挡着,你要不答应,那大大连这次都不会帮你。”

“大大,你快说,是啥条件?无论啥条件俺都答应。”

“其实也就一个条件,就是你以后得听大大的,大大要你干啥就干啥,这能答应吗?”

“能,俺答应。”二虎觉的这条件并不过分,便好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了。

“那好,大大先试试你,看你是不是真的能说到做到。”支书此时已是满脸笑开花了,“来,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了。”

二虎立刻把小布褂衫脱了(反正也觉得很热,脱了凉快点),然后光着上身,等支书发话。

“干嘛停下,不是说了吗,把衣服脱了,裤子,怎么不脱了?”

“啊?”二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支书居然还要他脱裤子,顿时臊的当场傻楞住了。

“怎么?不愿意?”支书的脸顿时晴转阴,“刚才还答应的很利索,怎么转眼就……”

在支书阴冷的话语中,二虎回过了神。虽然有些不情愿和害臊,但还是脱起了裤子,不就是光屁股吗,又不是没光过,再说,现在对支书,可得百依百顺。

很快,二虎就脱得一丝不挂,看到支书正直沟沟的盯着他胯间看,连忙臊的抵下头,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小牛子。最令他想不到的是,他的身体居然会被注视得渐渐有了异样的反应,小牛子慢慢硬了起来。

支书示意二虎爬上炕,二虎只得赤条条地躺在炕上,但双手依然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小牛子。支书走到二虎跟前,拿开了二虎挡着小牛子的手后,一边用手摸着二虎半硬着的小牛子,一边自言自语道:“咂,咂,咂……想不到这么个小屁孩的牛子居然这么大,也不枉老子每天给他吃好的……”说着,就一口把二虎那黑不溜秋的小牛子含了进去。

“啊……”二虎顿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自己的小牛子上扩散到全身,自己的小牛子在支书的嘴里胀的越来越粗,越来越长。突然,二虎感到晚上“尿炕”时的那种感觉又来了,不由的又怕又臊,便叫道:“大大,快……快停下,俺……俺要尿尿了……”可支书双手搂着二虎的光腚蛋子,继续使劲的裹着二虎的小牛子,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二虎只得拼命忍着。可终究忍不了多时,一股热流从他那高高撅起的牛子里喷了出来。

支书吐出了二虎的牛子,二虎看到有乳白色的东西正从自己的小牛子里面流出来,二虎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随后支书一把二虎的大腿扒开、抬高,并让二虎自己抱住膝盖,从而使二虎的小屁眼完全暴露在面前。二虎对于这个姿势感到很吃力,但也只得照做。

支书摸了摸二虎的小屁眼后,猛的把一个手指头扣进二虎的小屁眼里,疼的二虎差点散了架。“别动,保持住这姿势,不然……”支书威胁道。二虎只得忍痛保持住那屈辱的姿势,并哀求道:“好大大,别再扣了,放了俺吧,俺快痛死了。”支书不但没往外拿手指头反而将整个的手指都插进了二虎的小屁眼里,并来回抽动着,接着,又插进第二根、第三根……

正当二虎痛得快忍不住时,支书突然把手指都从二虎的小屁眼里拔了出来。二虎顿时松了口气,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但抬头看见支书“大大”正在脱裤子,不由的有些奇怪,这是要干啥啊?

当支书光着下身,挺着雄赳赳的牛子站在炕前时,二虎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以前支书对他讲的那些荤段子,难道大大他要,“啊……痛……”没等二虎想完,支书的牛子便硬闯进了他的小屁眼里,犹如一把杀猪刀在狠狠的剐着……

不知过了多久,支书才心满意足的从快要背过气去的二虎身上爬了下来。二虎觉的自己的小屁眼火辣辣的疼,便伸手摸了摸,结果除了摸了一手粘粘的液体外,还发现自己的小屁眼被支书整得几乎大了一圈,就好象张着的嘴巴,而且由于疼痛,竟然一时闭不上了,心里不由的想:“这下坏了,待会儿走路时,还不往外掉大便啊。”

支书此时心满意足的对二虎说:“不错,,你小子还真听话,你的事,大大就替你当了,不过从今儿个起,你得每天这样孝敬大大。还有,这事儿你不许对任何人讲,懂了吗?要是你哪天做不到了,哼、哼,那可别怪大大……”

“噢,俺懂了。”二虎虽然性格内向、懦弱,可他并不笨,他知道支书最后没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没得选择,只有答应的份。

就这样,从这天之后,二虎每天中午到支书家吃饭时,都要好好“孝敬”一番支书。

当二虎怯怯的讲完他的“血泪史”时,赵老实早已是整张脸都变绿了。赵老实怎么也没想到,为了缓解家里的经济困难,让二虎去放羊,却让支书那个衣冠禽兽占了如此大的便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此时,赵老实怒火中烧,恨不得把支书狠揍一顿,虽然自己也对大龙干了如此龌龊的事,可赵老实潜意识里认为老子玩儿子是因为儿子是自己的,你支书凭什么玩俺的儿子?这和偷人家老婆,给人家戴绿帽子的性质是一样的。赵老实也终于明白二虎的牛子为啥会长这么大了,奶奶的,整天吃那种“养人”的东西能不大吗?难怪二虎有段日子走路时老一瘸一拐的,当时还以为是扭到脚了,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完全是被整的。奶奶的,你支书也太欺负人了,俺不找你好好算算这笔帐,俺就不是个男人。于是,赵老实黑着脸对三个儿子说:“你们先睡,爹有点事出去一下。”说完,便摔门而去,他已经等不到第二天了。

赵老实的家在村子的北边,而支书家则在南边,因此赵老实要穿过整个村子才能到达支书家。好在村子并不大,没一会儿,赵老实就到支书家了。支书家此时灯火通明,看来还没睡下。于是,赵老实跑进院子狠命的砸起门来。(大西北农村民风淳朴,一般院子的门都不上锁,外人可以随意出入)

“谁啊?”支书很不耐烦的声音从房子里飘了出来。

“是俺,老实,支书,俺有是急事找你。”赵老实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怒火,回答道。

“哦,是老实啊,这么晚了有啥事啊?能不能明早再说啊,俺都睡下了。”支书的声音显得更不耐烦了。

睡下了?你这骗谁啊?老畜生!赵老实心里暗骂道。于是砸门砸的更响了,“不行啊,支书。这事非得现在就说。”

“好了,好了,俺知道了,这就来开门,哎呦,别砸了,门都快被你砸坏了。”

……

在等了好半天后,支书才把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早已等的不耐烦的赵老实一下就闯了进去。支书满面堆笑的问到:“俺说老实啊,到底是啥事,非得现在就说啊,害得老哥俺从被窝里爬起来,来,坐下说。”

赵老实打量了一下支书,穿的有些不工整,看来的确是刚才急急忙忙穿戴好的。又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支书的炕上似乎藏着个人,赵老实很奇怪,支书早年由于老婆生不出娃来,而把老婆休了后,就没在娶过,因此,虽然是村里最有权势的人,却一直孤身一人生活,怎么现在又多了个人?

奇怪归奇怪,赵老实却没有忘记来这儿的目的,可话到嘴边却不知该怎么开口说。愤怒归愤怒,毕竟这种事,是很难启齿的,况且,自己也不怎么干净。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