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11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不行!”支书铁面无私的说道。

“支书,只要你肯救俺,俺以后就听你的,你叫俺做啥,俺就做啥。”赵老实急得快哭了。

“真的?”支书就等这句话了。

“真的。”赵老实就差没赌咒发誓了。

“啊呀,俺说老实啊,这又何必呢,其实你以后也不用什么都听俺的,只要你不吝啬你那三个娃子就行了。”支书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只要你肯,那昨晚的事俺就当啥也没看见,你爱做啥就继续做啥,咋样?”

“这……好吧。”赵老实此时也没的选择了,不答应就得游村,现在唯有听支书的了。支书见赵老实答应了,心里那个高兴就甭提了,便笑着把赵老实扶了起来。“只是……”赵老实站起来后,面带难色的说道:“支书,你能不能先别碰小豹啊?”

“怎么,你想反悔?”支书一听就不爽了。“不是,”赵老实连忙解释道:“那是因为小豹他还太小,才九岁啊,所以求你先放过他吧,如果你一定要玩,那能不能等他大点再玩啊?”说着说着,赵老实竟哭了。

支书听了赵老实的哀求后,心里琢磨着,的确,小豹还太小,九岁的小屁孩的小屁眼恐怕连根手指都插不进去,玩也玩不出味道来,还不如卖个面子给赵老实,咦,有了,不如以后在玩大龙和二虎时,让小豹在旁边看着,让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让他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如果能因此把他培养成一个淫荡的娃子那就再好不过了。支书为自己能有如此天才的想法而骄傲不已,于是他一口答应了赵老实,“行,那俺在小豹十岁之前不碰他,就让他和他二哥一样,十岁后再……”十岁,支书也就答应放过小豹一年,因为支书实在等不了更长的时间了。

赵老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支书家的,总之,当他精神恍恍惚惚的回到家后,整个人是一下子瘫在了炕上,脑子里是一片空白,惟有双眼中不时流出浑浊的泪水……过了良久,赵老实才慢慢恢复过来,他知道现在不是伤心自责的时候,现在必须考虑等一会儿该如何开口对大龙说这件事,天哪,这叫他这个做爹的如何开的了这口啊?想到这,赵老实又不由的一阵心绞痛……

当大龙领着小豹踏进家门时,就觉的家里死气沉沉的,而爹的眼睛居然又红又肿,似乎哭过了似的。不过,当小豹天真的问赵老实眼睛是怎么回事时,赵老实却推说是风迷了眼睛,没事。真的没事吗?联想到昨晚的事,以及刚才回家的路上,支书半路上把二虎带走时,支书不住的笑着看着自己时,大龙心里总有个不好的预感。

晚饭也是在极其沉闷、压抑的气氛下吃完的,以至于小豹刚吃完饭便跑出去找他的小伙伴们疯玩去了,那气氛,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大龙刚要收拾碗筷,赵老实却挥手示意他坐下。可大龙又坐下后,赵老实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于是,父子两人便一动不动的相互对望着……

“爹,”最后还是大龙打破了沉默,“到底有啥事?”

“……”赵老实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爹,是不是昨晚的事?”大龙试探的问道,他觉的能让爹如此难以启齿的,只有那件事。

“……是……”赵老实艰难的从嘴里蹦出了一个字,“支书……他……说了,要你和二虎一样……去陪他睡觉,他就不追究……昨晚的事,不然,就要让你和爹一起……游村。”

大龙听完,呆呆的坐着,他知道,所谓的陪支书睡觉是怎么回事,他没想到,支书那次祸害了他后,到现在还不放过他,他更没想到,支书在得到二弟后居然得寸进尺……

赵老实见大龙呆坐在那里,知道他一时接受不了这事,便又说:“爹知道,这事对不住你,爹也不想让你去,可爹没办法,都是爹不好,是爹没用……”说着说着,赵老实哭了,并不停的用双拳捶打自己的脑袋。

大龙一下扑到赵老实怀里,抱着赵老实哭到:“爹,呜呜,俺知道,俺不怪你,俺愿意去支书那儿,你别在打自己了,呜呜呜……”父子二人是抱在一起好一阵痛哭。好不容易两人都哭完后,赵老实怜爱的替大龙拭去脸上的泪痕,说道:“走吧,爹送你去支书那儿,要是去晚了,天知道他又要干什么了”

一路无语,很快就到了支书家门口。看着支书灯火通明的屋子,赵老实脸上现出极其厌恶的神情,对大龙说:“阿龙,你自己进去吧,爹实在是不想看到支书那张脸。”大龙虽然有些不愿意,但他不想让爹再不开心了,便“哦”了一声,独自一人进了支书家的院子。看到大龙走了去,赵老实叹了口气后,便转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大龙走到支书家门口后,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一咬牙敲了一下门。“谁啊?”立刻就传出了支书的声音。

“……”

“到底是谁啊?”支书的声音变的不耐烦了。

“……是俺……赵大龙……”

“哦,是大龙啊,大大现在不方便开门,你就从门旁边的洞里钻进来吧。”支书的声音又变的愉悦了。

洞?大龙低头一看,果然,在门口有一个被布遮起来的洞,在这晚上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而且这洞的大小刚好能让一个半大小子钻过去,若是大人,则是万万钻不过去的。得,钻就钻吧,大龙伏下身子就钻了进去,由于平时玩啊、闹啊的,也老是钻狗洞,所以他倒也不感到这有什么不好的。

大龙钻进屋子后,刚站起来就看到炕上一个赤裸的男人正压在一个小孩子身上,下身正在不断地耸动,从背影看,正是支书。大龙虽然也和爹做过这种事,更被支书祸害过,可猛一见到这样的情景,一时觉得脸红心跳,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当大龙不知所措的时候,支书扭过头,一脸坏笑地说:“俺说大龙啊,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看你这弟弟被干得有多爽啊。”赵大钢仔细一看,张顺身下一丝不挂的男娃子正是自己的弟弟二虎。此刻的二虎双腿被支书撇得大开,所有男孩隐秘的地方全都暴露在外,稚嫩的、黑红的小屁眼正被支书的牛子狠狠地插着。见到哥哥进来,二虎羞臊地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大叫:“不要看啊!”

支书用手拍开二虎的手说:“臭小子,害什么臊,他是你哥哥,你们兄弟之间还有啥不好意思的,都一样是长小牛子的。”说着就去撸二虎那又黑又粗又长的小牛子。大龙在一边看的都呆了,胯间的小牛子不由得支起了帐篷。

支书回头看了一眼,说:“大龙,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脱了衣服上炕?”大龙啊了一声,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虽然当着自己弟弟的面很难为情,可也不敢违抗支书的话,只得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当大龙光着身子抬起头时,他看到二虎和支书都正盯自己的胯间,羞得连忙用手捂住。二虎见大龙捂住自己的小牛子,便知道大哥察觉了自己在“偷看”,连忙也羞得转过头去,犹如做坏事被发现了一般。说也奇怪,以前兄弟两没少看过对方,甚至在睡觉时还相互抓对方的小牛子来闹着玩,这在兄弟之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可现在,兄弟两“坦诚相见”居然都突然羞于看对方和被对方看到。

至于支书,看着大龙赤裸的身子,作着羞涩之态,更是一阵激动,结果身体一哆嗦,全都射进了二虎体内。

当大龙上了炕后,支书一把把大龙摁躺在炕上,并将大龙的双腿叉开。看着大龙那暴露在外面的脏脏的、暗红色的小屁眼,支书不由的吞了口口水,他实在太想马上就整大龙了,可是,他刚才才射过,现在实在是有心无力。该怎么办呢?支书眼珠一转,手指指着大龙的小屁眼,对躺在旁边的二虎说:“二虎,你也来爽一把吧。”

“啊?不要!”兄弟两人同时一楞,又同时反对。大龙原以为自己最多被支书祸害,可没想到现在要被自己弟弟祸害,这事要是成真了,那自己这个做哥哥的面子、形象可就算是彻底完蛋了,而二虎则是一直都很尊重自己的哥哥,现在要他整自己的哥哥,二虎一时之间没法接受,而且他也不敢。

支书见两兄弟居然都不愿意,脸不由的一黑:“你们要是不听话,那大大可就生气了。你们起来穿上衣服回家吧。”二虎一听,满不在乎的说:“回家就回家,俺才不稀罕这里呢,哥,咱这就回家吧。”大龙却不敢动,他知道现在回家的后果,看着支书黑着的脸,原本护着自己小屁眼的手慢慢的放开了,违心的对一边准备穿衣服的二虎说:“弟,咱们不能回去。”

“可不回去就要……”二虎为难的说。

“哥知道。”

“那太……”二虎不由疑惑万分。

“因为……哥……要你整…”大龙眼一闭,臊红着脸说。

“可……”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