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12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可什么可,叫你整就整,再罗嗦小心俺揍你。”大龙不耐烦的吼道。

被大龙这一吼,二虎吓得脸都白了,而后鼻子一酸,眼泪居然“唰”的一下,全都哗啦啦的流了出来。看到二虎被吓哭了,脸色早已阴转情的支书把二虎抱到怀里(肉贴肉的感觉真好,支书暗想),对大龙嗔怪道:“俺说大龙啊,有话好好说嘛,你看,把你弟弟吓得够呛。”然后又对二虎说:“二虎,你哥都让你整了,你还推啥呀?也难怪你哥要生气。”

这算什么话?这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吗?大龙在心里暗骂支书,但他懒的理支书的话。看着被支书抱在怀里哭泣的二虎,大龙也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有些失态了,这事怎么能怪二虎呢?于是,大龙连忙安慰二虎:“弟弟,是哥不好,哥不该对你发火。”

“可……可人家不会啊。”二虎虽然不哭了,但依然抽泣着。

支书这才想到二虎是第一次整别人,一个才11岁的小屁孩哪懂这个啊?于是,支书一边用一根手指在炕边挖了一陀猪油后,先在大龙的小屁眼周围抹上一圈,然后一下将手指捅入大龙的小屁眼,来回抽插,一边用另一只手抓住二虎那早已翘的直挺挺的小牛子说:“不怕,大大来教你……”

大龙的小屁眼被猪油弄得是瘙痒无比,不住的扩张收缩,冷不丁二虎的小牛子捅了进来。由于大龙的小屁眼已被猪油弄得滑腻腻的因此“扑哧”一声就把二虎的小牛子吞了进去。

虽然二虎的小牛子比起赵老实和支书的,要小得多,但却比同龄的孩子大出了许多,即使刚刚发育的大龙,也比之不如,因此,大龙还是感到屁眼里有些涨。

涨虽涨,但随着二虎的插入,大龙感到小屁眼的瘙痒被缓解了许多,甚至化成了一种难言的快感,于是乎,大龙不由自主的将小屁眼越夹越紧。

二虎感到哥哥的小屁眼是越夹越紧,只夹得他小牛子生疼生疼的,二虎想,这一点儿也不好玩,为啥大大就那么喜欢做这事呢?支书见二虎插进去后,就一动也不动,便用手托着二虎的腰来回推托,拉上来再压下去,往覆两下,二虎就领悟了,品尝到了其中的滋味,开始自己前后运作起来。二虎眼前现出一道彩虹,双手抓着大龙的腰疯狂的冲撞起来,嘴里不住的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他觉得自己从每一根头发到脚尖的指甲都鼓胀起来,像充足了气,像要崩破炸裂了。而大龙不停的呻唤着,浑身着了魔似的抽搐起来,扭动起来,止不住就叫起来:“二虎……弟……”。终于,那个爆裂的时刻来临了,随着大龙和二虎同时大叫一声,兄弟两立时消融为水了。二虎将自己的精华全数送入了哥哥的体内,而大龙则将弟弟射了个满头满脸。

支书在一边看的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光是看着这两兄弟乱伦的场景,就几乎把他那已经消退的性欲重新挑起,尤其到最后,二虎象头狂野的小老虎一般,淌着香汗,扭着滑溜娇躯,忘情嘶吼着把自己的精华全数送入大龙的体内(同时也是大龙被二虎操射之时),支书差点儿又有了要射的冲动。不得已,支书小闭了一会儿眼睛,花上老大定力,这才勉强将心绪安定下来。

当支书定下神睁开眼睛后,见二虎依然跪在大龙的两腿间,便一把将二虎抱到自己怀里。可以感受到,二虎的身体此时滚烫滚烫的,呼吸是又粗又重,支书甚至可以听到二虎那无比有力但又急快的心跳声,支书知道,这娃儿还沉浸在刚才那愉悦的快感中。

伸出一根手指,在二虎的脸上粘了一滴大龙的童精后,放到嘴里品尝了一下,恩,味道太不错,稍微有点腥,支书心满意得的想道。随后,支书亲吻起二虎的脸,哦,不是亲吻,而是用舌头舔!

支书一边舔着二虎的脸,一边轻声细语的问道:“二虎啊,怎么样?这第一次玩人家屁眼子的感觉还不错吧?”二虎原本还处在刚才的舒服和欢快之中,被支书舔脸时,不由有些心猿意马了。现在,冷不防支书这么一问,顿时臊得闭上双眼,不敢再看躺在自己对面的哥哥。

的确,刚才那种充满每一根头发的快感是二虎打出生以来头一次感受到,那种滋味,使得二虎久久不能忘怀,二虎也终于理解了支书为啥对做这种事是如此的乐此不疲,要知道,在这之前,二虎对这事,表面上对支书是很顺从,也习惯了支书对他的祸害,可打心里却很反感,二虎觉得,这小屁眼是个屎罐子,那么脏有啥好玩的?况且他除了被玩的很疼很疼外,实在没啥感受了(当然,支书玩他的小牛子时,他还是感到不少快感的)。可现在不同了,这第一次的整别人屁眼子的滋味实在是……怎么说呢?总之,二虎心里是不介意再来第二次、第三次……

但是,这第一次居然整的是自己的哥哥,这一点让二虎觉得心里特别别扭,为什么?二虎自己也说不清,只是潜意识告诉他,这么做是不对的。虽然当二虎的小牛子进入大龙的小屁眼后,冲动取代了理智,但现在随着心绪的平复,二虎恢复了理智,想到刚才自己所做的一切及表现,二虎已经够臊的了,如今支书这不怀好意的一问,更是让二虎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后钻进去。

支书一边把玩着二虎那已缩成一团的小牛子,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二虎,见二虎闭目作鸵鸟状,便把目光转投向了大龙。

此时大龙躺在炕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小肚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大龙心里现在乱极了,自己这是咋了?居然被弟弟给整“尿”了,要知道,就算是爹,十次里最多也就把自己整“尿”一两次,至于支书,还没这方面的记录呢。可二虎第一次整他,就把他给整“尿”了,这可真是……对了,都是刚才支书在自己的屁眼上涂了那该死的猪油,弄得自己屁眼瘙痒无比,才会使自己那样失态的。随着屁眼处再度传来的瘙痒感,大龙很快想到了原因所在,要知道,大龙可并不笨哦。

然而,虽然知道了问题所在,但屁眼处再度传来的瘙痒感却使大龙毫无办法,只得用手指伸进自己的屁眼里不停的抓挠,以期能够减缓这该死的瘙痒。

可惜,事于愿违,随着二虎留在大龙小屁眼里浆水慢慢变稠、变干,从而使猪油对大龙小屁眼的刺激更大了,无论大龙怎么抓挠都无济于事,瘙痒感反而是越来越强烈,使得大龙最后干脆用手指狠命的扣,但依旧如隔靴搔痒一般,效果不大。

看着大龙涨红着小脸,用手指拼命扣小屁眼的样子,支书心里是一阵冷笑,他知道,只要他涂在大龙屁眼上的猪油干透之前,无论大龙怎么折腾都是无济于事的,而要想让猪油干透谈何容易,光小屁眼里外的体温就注定那猪油是干不了的。因此,一旦被涂了这猪油的男娃子,除了乖乖撅起屁股让支书祸害,以便减轻那要命的瘙痒感外没有别的办法。当然,当留在男娃子小屁眼里的浆水变稠、变干后,猪油的刺激会变得更厉害,惟有再次撅起小屁股……要知道,支书之前就是凭这猪油搞定了所有他玩过的男娃子,包括现在抱在怀里的二虎。

看到大龙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支书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便一脸坏笑的对大龙说:“大龙啊,你怎么老扣自己的小屁眼啊?再这么扣下去,当心把自己的小屁眼扣坏了哦。”

“可、可是……俺觉的好痒……”大龙无奈的说着。

“哦,是这样啊。大大有个办法让你不痒,想不想知道啊?”

“这……大大,你快说,是啥办法?”此时,大龙只想着如何摆脱这该死的瘙痒感。

“呵呵,其实这办法很简单……”支书故意卖了个关子,同时把怀里的二虎放到旁边,“只要你让你的小屁眼对着大大的牛子坐下来,,就不痒了。”说完,支书又指了下自己那恢复力量,重新翘起的牛子。

“啊?……”大龙一听,居然是这个办法,脸上顿时感到火辣辣的。好在今儿个脸一直红着,现在再怎么红也看不出来。

看着支书那“狰狞”的牛子,大龙有些犹豫,已经13岁的他已知羞耻为何物了,之前被祸害,怎么说自己也是被动的,现在要他主动的坐上支书的牛子,心里自然是极不情愿的。

然而,大龙在犹豫了一会儿后,理智还是敌不过来自肉体的折磨,无奈之下,只得从炕上爬起,分开结实的双腿,蹲下身子,掰开自己的的屁股,将已经被猪油润滑开的屁眼对着支书牛子,慢慢地坐了下来。当支书的牛子头被大龙的屁眼吞了进去后,大龙便感到那该死的瘙痒一下子减弱了许多,就说什么也不肯再坐下去了。这令支书感到很不快,便将双手搭到大龙的肩上,猛的往下一按,终于“扑哧”一下,支书的牛子完全被大龙的屁眼吞没!

“哦……”支书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啊……”大龙痛地惨叫了一声。

也幸亏大龙的小屁眼润滑得当,那疼痛感没持续多久就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所代替,大龙只觉得一根粗大的东西将自己屁眼塞得满满的,一股莫名的刺激和兴奋拥上心头,他本来已经缩成一团的小牛子又再次硬起来。

支书见大龙那刚“发泄”过的小牛子,现在居然又如一枚急欲发射的小飞弹时,不由的在心里哀叹了一声:“年轻真好。”便象把小孩尿尿那样劈拉开大龙两条光溜溜的大腿,让坐在旁边的二虎用嘴裹大龙的小牛子。这一次,二虎很乖的照做了,对着大龙高高的撅起光屁股,趴在大龙的胯间,一口将大龙的小牛子裹进嘴里。大龙甚至感到二虎在用舌头舔他的那两颗肉蛋子,只舔得他感到痒痒的。

支书抱住大龙的腰后,就慢慢将大龙往上托起,当他的牛子几乎快从大龙的小屁眼里完全脱出时,又猛的往下一按……使得大龙不住的来回往返于痛苦和兴奋之间而不能自拔。更要命的是,自己的小牛子还被弟弟二虎不停的舔弄着,这让他更无力抵抗支书的“进攻”,以至于没几下便又控制不住,一股热浆再度射出,一滴不剩的全射进了二虎的嘴里,而二虎则也一滴不剩的吞下了肚。

大龙在短时间内射了两次后,觉得累极了,但他没机会喘口气,因为支书的“进攻”依然在进行中,二虎在吞下大龙的浆水后,依然契而不舍的舔弄着大龙的小牛子和肉蛋子,这使得大龙没过多久便又让小牛子直挺挺的在二虎的嘴里翘了起来,然后,又再次射出……

如此弄了几个来回后,大龙就感到自己似乎快不行了,浑身酥软,骨架象散了一般,他不知道,今晚已经是第几次“尿”在二虎嘴里了,他只知道,自己似乎快要死了。“死?要是就这么死倒也不错。”大龙不知怎么的脑袋里竟浮现出如此古怪的念头。也就在这时,大龙又一次“尿”了,而在这一次后,大龙在再也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大龙昏过去的同时,大龙朦胧中似乎听到支书大吼了一声,然后有一股灼热的热流冲入了自己的小屁眼内,接着又扩散到自己的全身……

赵老实漫无目的的走在村间的小路上,虽然耳边阵阵鞭炮声、二踢脚声、孩童的嬉闹声以及周围房屋窗户上贴着的窗花都提醒着他现在是什么时候,可赵老实此时心中却没有一点过年的喜悦。快三个月了,自大龙上支书家,和二虎一起被支书祸害到今儿个已经快三个月了,这些日子里,赵老实只要一想到这事儿,心里就犹如被毒蛇狠狠噬咬一般。在别人眼里,赵老实是支书跟前的红人,可赵老实却心里明白自己今天的地位是怎么来的,这要是给外人知道了,那真的没脸活在世上了。

同时,赵老实对大龙和二虎充满了歉意,虽然两个孩子都不曾对他发过抱怨、牢骚和不满,但赵老实依旧常常自责不已,他常想,如果自己不是利欲熏心,二虎就不会被支书“霸占”了,如果不是自己把持不住,做出走大龙“后门”这样的蠢事,就不会被支书要挟……总之,所有的一切都怪自己。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