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18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呼……”大龙疲惫的长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快垮了,不过,当他看到爹干干净净的躺在炕上时,他觉得再累也值得了。打了个哈欠后,大龙便给爹盖上被子,自己则走到外屋的炕边,此时,他看到二虎和小豹早已进入梦乡了。大龙脱了衣服,吹灭了油灯后也上了炕,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着睡着,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摸自己身子,大龙迷糊中感到被扒开双腿,一条湿热的舌头把自己的小牛子含住,不断地吮吸。刚开始,大龙还以为在做梦,可自己的欲望很快被逗了上来,小牛子很快就变得粗硬起来时,他感到这不是梦,于是便一下惊醒了,他看到有一黑乎乎的人趴在了他的胯间!

大龙吓得一下撑起身子,可上身刚刚撑起一半,一双有力的手便落在他的双肩上,把他又死死的摁回到了炕上,接着,大龙的双手被死死的摁住,而嘴里也被塞了什么东西,连叫也叫不出了。

大龙又惊又恐,猛的抬起右脚踹向正在吮吸自己小牛子的家伙,可刚还没踹到,就有被人给抓住了,同时,左脚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这时,大龙才发现,原来闯入自己家的人不止一个,起码有十个左右……

身体被按在炕上,双手被摁住,嘴巴被塞住,双腿更是被人抓住后最大限度的分开,大龙绝望的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头待宰的羔羊,任由那个趴在胯间的家伙玩弄,自己最多也就扭动几下腰,来以示反抗。

既然没法反抗,大龙也只有希望这丑剧快点结束,于是,他努力挺着肚子,以便射的快些。不一会儿,大龙的小牛子在双重作用下,一阵剧烈的颤抖,射出了一股股灼热的白水,射了那人一嘴巴。

那人吐出大龙的小牛子后,又摸上了大龙的屁股蛋子,他用双手掰开大龙那两瓣子结实的黑腚蛋子后,伸出一个粘满大龙白水的手指头沿着大龙那皱缩的屁股眼插了进去。由于大龙的双腿被人抓住后最大限度的分开,所以此时大龙的屁股眼充分的暴露在了空气中,很顺利的被润滑了个够。

大龙感到了那人对自己屁眼的玩弄,立刻明白了那人下一步的的动作,于是,大龙剧烈的扭动起腰来,因为在他的心里,除了爹,他谁也不接受,即使是支书和痞子,那也是被迫的,心里反感到了极点……

可惜,大龙的反抗只是徒劳的,很快,一根又粗又硬又长又烫的肉棍一下就捅入了大龙的屁眼里,那人不断的抽插着,肚子与大龙的屁股蛋子不断的相撞,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大龙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现在的他除了听着吧唧吧唧的声音任人摆布外还能做什么呢?那此起彼伏的吧唧声回荡在屋子里,让大龙觉得是那么的不堪入耳。等等,这吧唧声怎么会此起彼伏的呢?大龙分明感到当那人的肚子和自己的屁股蛋子分开时,照样响起了那令人讨厌的吧唧声,难道……一个不祥的念头立刻在大龙脑海中闪现,他立马扭头望向右边--只见二虎和小豹睡觉的地方,此时也黑乎乎的围着几个人,那吧唧声正是从两堆人丛中发出的。

两行泪水无声从大龙的眼眶中流出,他知道,弟弟们也遭到了和他一样的命运……

冬天的太阳照的人暖洋洋的,可大龙却丝毫感觉不到,他此时机械的,一瘸一拐的走在村间的小路上,脑子里不断的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昨晚的一切绝对是一场噩梦,当然,如果真的是梦就好了。可惜,从屁股处传来的阵阵疼痛和瘙痒,不,不只是屁股,全身上下每一处都疼的要命,这些疼痛明白无误的告诉大龙,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昨晚,当黑暗中的那个人将一股热流射入大龙的体内后,满足的拍了拍大龙的屁股蛋子,便抽出了已经软下来的肉棍。虽然大龙感到屁眼火辣辣的(即使大龙的小屁眼是久经“考验”,可就这么不加任何润滑的被干,大龙还是觉得疼的厉害),但他还是松了一口气,以为就这么结束了,然而,没过多久,又一根又粗又硬又长又烫的肉棍探到了他的屁眼处,幷借着前一个人留在大龙屁眼内的白水,滋溜一下,就进了大龙的体内。

“难道他们每个人都要……”这个想法可把大龙吓坏了,大龙估计,现在屋里少说也有十二、三个人,真要每个人都操他一遍,大龙实在不感想象自己是否能够挺的下来。或许是要验证大龙的猜测是那么的准确,当第二个人结束后,第三个人又迫不及待的上来了,没过多久,彻底绝望的大龙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当中……

大龙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反正当他被冰凉的寒气和刺眼的阳光弄醒时,太阳已是高高挂起了。大龙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反正当他被冰凉的寒气和刺眼的阳光弄醒时,太阳已是高高挂起了。大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难怪会被冻醒),浑身是酸痛不已。大龙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难怪会被冻醒),浑身是酸痛不已。大龙审视了一番身子,只见自己的身体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全是被人用手捏出来的淤伤,胸前的两粒小豆豆周围是一圈牙印,小牛子红肿红肿的,虽然现在软趴趴着,却依然象根胡萝卜般粗,小肚子疼疼的,大概是由于昨晚被迫射了太多次的白水吧……当然,身上最大的疼痛还是来自于屁眼处,大龙只感到自己只要稍微挪一下屁股,就会疼的冷汗直冒,“畜生!!”大龙不由的暗骂了一声。

突然,大龙想到了二虎和小豹,他连忙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上了炕,却只见两个弟弟一个躺着,一个趴着,全都昏迷不醒,全身上下也早已是一塌糊涂了。

大龙把两个弟弟叫醒后,兄弟三人又是抱着好一顿痛哭,哭着哭着,大龙突然发现二虎的脸变的越来越红,越来越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正当大龙觉得奇怪时,小豹也说道:“哥,俺屁股里突然觉得好痒,快痒死俺了……”大龙一惊,刚才还直叫屁股痛的小豹,咋一会儿的功夫就说痒了呢?看二虎的样子,估计八成也是屁股痒了。看二虎的样子,估计八成也是屁股痒了。

正当大龙奇怪时,他也感到自己的屁股也痒起来了,起先只是一刺一刺的,慢慢的,变得是越来越痒,直痒得大龙开始用手指插进屁眼里不停的挠着。这是咋回事啊?莫不是撞邪了?不对,一定是昨晚那些人做的手脚,于是,大龙拼命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终于,大龙想到,在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有人在自己屁股里塞了些什么,于是,大龙一把将二虎摁倒在炕上,扒开二虎的屁眼往里瞧--可惜,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对了,那人还在自己耳边嘀咕些什么,虽然话的内容由于自己当时心慌意乱没听清楚,可说话人分明就是痞子,没错,一定是这样,看来,要想解决这一切,还得去找痞子。

于是,想明白了的大龙便走上去痞子家的路。

痞子很得意的、醉醺醺的走在村间的小道上,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了不起,就拿昨晚那事来说吧,干的实在是他妈的漂亮,既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又狠狠的报复了一把,哼,大龙这小崽子居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老子,不折腾折腾他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呢。一想到昨晚临走时,自己塞在大龙三兄弟屁股里那浸过油的猪鬃毛时,痞子就得意起来了,他知道,只要那猪鬃毛一旦在屁股肉里扎了根,不管你的意志力有多强,都会让你痒的欲火难填,唯一止痒的办法就只有乖乖的崛起屁股……当然,上茅坑拉屎也许会拉出一点猪鬃毛,不过真要靠这个办法的话,嘿嘿,没个一年半载是甭想拉干净,所以,痞子已经在想像着大龙、二虎和小豹在自己面前一字排开的光着身子、撅着屁股蛋子的场景了。不过话说回来,万一这三个小子还真忍住了那痒,或者说,他们兄弟三个之间相互解决问题,那该咋办?.恩,痞子可不介意再来一次轮奸,直到那三个小子服贴为止,嘿嘿,想不到那轮奸的滋味居然是那么的刺激,手下那几个兄弟,有些还是第一次操男人,哦,不,是男娃子的,都直呼过瘾,说什么下次再有这种好事还得再叫上他们……

痞子心情很好的回到了家,不过,刚进家门,儿子福生却让他的心情一下变坏了。痞子心情很好的回到了家,不过,刚进家门,儿子福生却让他的心情一下变坏了。

“爹,你昨晚干啥去了?”

“臭小子,你老子干啥事还要你来管吗?”儿子居然破天荒的管起自己来了,这让痞子心里着实的不痛快。

“恩……爹,你昨晚是不是去大龙家了?”看到爹的脸色变青了,福生陪着小心,怯怯的问道。

“去了又咋样?要你管吗?”痞子的脸开始黑了。

“爹……你……你就放过老实叔一家吧,再怎么说,老实叔替你背了杀支书的罪,还被你弄的半死不活的,俺们已经够对不起人家了,你就放……”“啪……”福生话还没说完,就被痞子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翻在地。

“他奶奶的,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居然敢对你老子说三道四的了,恩?是不是这两天爹没上你,你屁眼发搔了?行,爹这就满足你!”说完,黑沉着脸的痞子一下扑到福生身上,也不用脱的,几下就把福生身上的衣裤撕成了一条条的……

“啪!!”突然屋外传来一声枯枝被踩断的声音。

“谁?!!”痞子吓了一大跳,要是刚才福生说的那些话被外人听了去,那事情可就坏了,于是,他也顾不得提裤子了,一下就冲到门口,哗的一下推开门,可屋外却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听错了?”痞子疑惑的抓了抓头……

跑,不停的跑,一直跑出了村子,把村子远远的甩在身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终于,力气没了,大龙一下就摔倒在了一个黄土坡上,他仰望着天空,看着天上朵朵白云,泪水无声的流下脸庞,突然,他猛得大吼起来,将周围的几只飞鸟惊飞。吼,不停的吼,直吼的喉咙发干,再也吼不声为止,大龙这才倦起身子,用手遮着脸发出“呜、呜”的哭泣声。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原来,爹原来真的是清白的,杀死支书居然是痞子!大龙觉得自己好恨啊,没想到爹给人家背黑锅不算,自己和弟弟们还要给仇人任意糟蹋,天哪,这是什么世道啊?大龙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的好,不,不能就这么算了,自己要报仇,这仇说什么也要报,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和弟弟们,更为了含冤的爹!

可该怎么报啊?心情慢慢平复下来的大龙不由的发起愁来了。自己一个半大小子,论力气是远远不不上痞子的,更别说痞子现在在村里肃然一副土皇帝的架势,若是莽撞行事,只会把事情给办砸了,那时侯自己和弟弟们可就真的彻底完了。该咋办呢?咦,有了,以前爹曾给自己说过卧薪尝胆的故事,俺可以学那什么钩饯啊,哼,那痞子不是很想把俺和弟弟们变成他的玩物吗?行,俺满足他,只要取得痞子的信任,待在他身边,总有一天能逮到机会的,到时,俺非叫他完蛋不可!唉,虽然这么做会对不起二虎和小豹,可也顾不得了,再说,痞子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打定了主意的大龙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双眼中此时已没有了任何哀伤的神情,有的,只剩下复仇的火焰……

大西北的夏天过的特别慢,都已是九月了,这天还是如三伏天般的热,尤其到了中午,更是热的叫人喘不过气来,几个庄稼汉为了躲避那毒辣辣的太阳,便都躲到了村口那颗参天大树下避暑,闲着没事,他们便相互聊起天了。

正当他们聊得起劲时,突然看到村外的黄土道上扬起阵阵尘土,幷且,还在他们诧异的时候,那尘土如风一般席卷了过来,直呛得这些个庄稼汉们是咳嗽连连。

这尘土不一会儿便散开了,两辆军用吉普车停在了村口,一个身着军装的人从车上下来,走到那些尚未缓过劲来庄稼汉们的面前问道:“你们村的支书呢?叫他来见我。”

“支书?俺村的支书早死了,没啥支书了。”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