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_分节阅读_19

东北虎Ctrl+D 收藏本站

“……那你们村长呢?”

“村长?村长不是反革命吗?……”

“……那你们村总有个负责的吧?哦,就是能在你们村说得上话的人,这总有吧?叫他快过来见我。”

“说得上话的?这有,你等着。”

不一会儿,接到信的痞子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见那军人,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哎呀,首长啊,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俺就是这村的负责人,不知道首长到俺们村有啥贵干啊?”

那军人挥了挥手道:“哦,是这样的,这次的秋季征兵,你们黄土村分到了三个入伍名额,所以,部队里派我来负责你们村,这是文件,你看看后核对一下,还有,我姓张,以后就叫我张连长吧,不要叫什么首长了。”姓张的军人一边说,一边从将一份文件递给痞子。

痞子极为尴尬的接过文件,因为他是大字也不识一个,又如何核对呢?但他却依然装摸作样的看了一遍,却浑然不知把文件拿倒了……

“哦,是叫娃子们当兵去啊?行,文件没错。”痞子装摸作样看完后,笑着问:“不知首长这次来工作几天啊?带了多少人啊?俺好去安排安排。”

“大概一周多点时间吧,至于人嘛,”张连长回头对吉普车里的人叫道:“都下来吧,恩,这位是负责体检的陆医生,这位是负责照相的小王,再加上两个司机,一共是5个人。”

“5个人?行,俺这就去安排。”

于是,黄土村在时搁2年后,又有一批外人光临,只是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象上次那样,给村子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龙忐忑不安的看着正在炕上大肆操着小豹屁眼的痞子,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当部队里来村里征兵的消息如风一般的在村里传开后,大龙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到了!两年了,为了等到这么一个机会,大龙足足忍了两年了,一想起这两年里所过的日子,大龙的心就如同被撕碎了一般的痛。

两年前的那天,大龙在打定了报仇的决心后,马上就找上了痞子,摆出一幅可怜的样子去求痞子放过他们一家,不出所料的,痞子又一次提出了要他们兄弟三个“伺候”他的条件,而大龙则半推半就的答应了,当天晚上,大龙就领着二虎和小豹上了痞子的家……

刚开始,大龙自是不必说了,二虎则不知道是对这种事习惯了还是别的原因,也毫无反抗的逐了痞子的心愿,只有小豹却死死的捂着屁股,说什么也不肯让痞子操他--那一晚的轮奸在小豹的心灵和身体上都留下了深深的创伤!

痞子倒也不勉强,只是每天当小豹的面操了大龙和二虎。几天过后,也许是自己屁眼里痒的实在难受,又看到哥哥们被操后的一脸舒坦样,小豹的心也渐渐活络开了,终于在一个没有一丝月光的晚上主动投入了痞子的怀抱……

之后的日子里,痞子倒也很照顾大龙兄弟三个,不仅让大龙兄弟三个衣食无忧,还专门派人去照料已经成了废人的赵老实。

可即便如此,大龙的心里依然对痞子充满了仇恨,寻找着机会报复痞子,可痞子做事却是滴水不漏,让人根本无法抓到他的痛脚,于是,大龙这一等就是两年……

大龙紧张的等待着,他知道,要想当到兵,就必须得到痞子的同意,否则,痞子只要到征兵的首长那儿说自己一句坏话,自己就别想当上兵。求自己的仇人,又不能让仇人察觉到自己的真正意图,这说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大龙知道,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自己不知道又要等几年了。然而,当他把想去当兵的想法告诉痞子后,痞子的脸上却没表现丝毫的表情,只是依然操着胯下的小豹。这举动让大龙根本猜不到痞子心里在想些什么。

痞子表面上很专心的在操着小豹,可心里却琢磨开了:大龙这小子居然要去当兵,这里面会有什么名堂?难道想借当兵的机会对付俺?恩,应该不会,没理由啊,这两年来要没老子,他们兄弟早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除非……也不会,那事儿做的天衣无缝,这小子应该不知道。恩,也许仅仅是想当解放军吧,毕竟这是绝大部分男娃子的梦想。恩,也好,这大龙也已经16岁了,嗓音开始变粗了,喉结有些突出来了,胯档那儿也有黑黑的毛钻出来,总之,这小子已经不好玩了,不如就借着机会把他甩掉吧,免得以后上他家来时老是看到他而倒了胃口……

打定主意后,痞子就一边继续着活塞运动,一边笑着对大龙说:“大龙侄啊,你想去当兵,这很好啊,叔支持你,你就放心去吧,要是你真当上了,叔会照顾好你爹和你弟弟的。”

听到这句话,大龙顿时松了口气,他这时才发觉,自己虽然光着身子,却还是冒出了一身汗……

报名参军的屋子就是以前的支书家,说实话,如果可以,大龙真不想再到这里来,可为了能当上兵,大龙还是不得不来到了这伤心地。

虽然之前大龙知道,报名参军的人有很多,但当他来到报名处时,还是被那人山人海的场景给吓了一跳--几乎村里所有16岁以上23岁以下的男娃子都来了(甚至有几个还不到16的男娃子也混在了人群中),这少说也有百来号人吧,要想成为那三个幸运儿中的一个,难度可想而知!大龙突然怀疑自己似乎太理想化了些。

正当大龙踌躇不已时,旁边却有人向他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叫道:“呦,俺还当是谁呢,这不是俺大龙兄弟吗?”

大龙转头一看,却是痞子的头号手下癞子头的儿子二孬,脸上顿时浮现出厌恶的表情,因为平时这二孬总仗着他老子是村里的二把手,便带着一帮小鬼到处欺负那些黑五类的孩子,大龙和他的弟弟们刚开始时也没少吃这家伙的苦头。

二孬见大龙脸上浮现出厌恶的表情,又对他的不理不睬,觉的脸上挂不住了,打又打不得(他也不想因为打架而当不上兵),便眼珠一转,坏笑着说:“哦,俺知道了,你也是来报名的,嘿嘿,想不到靠屁蛋子过活的也想当兵啊,这世道可真叫人看不懂了。对了,要是你真当兵走了,你难道不但心你两个弟弟的屁蛋子会吃不消吗?哈哈哈……”

这句话顿时让大龙又羞又气,虽然他和弟弟们被痞子玩弄操屁眼的事早已是村里公开的秘密了,可就这么当着面说,却还是头一遭,更何况,二孬在这种场合说的那么大声,摆明了就是要拆他的台!大龙羞愤的紧握拳头,真想狠狠的给二孬那可憎的脸上来上那么一下,不过理智告诉他,这一拳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出去。

看到大龙臊红着脸,紧握着拳头,二孬知道自己达到了羞辱大龙的目的,心里一阵得意,便又说道:“俺说兄弟,你干嘛握着个拳头啊?怎么?难道你想打俺?嘿嘿,既然做得出就别怕别人说嘛……”

“二孬,你在胡说啥呢?”一声力喝打断了二孬的胡言乱语,惹得二孬很是不爽,可扭头一看,却是福生,只得陪着笑脸:道:“福生弟,其实,俺啥也没说……”。

福生却毫不理会二孬,径直走到大龙身边,说道:“大龙,咱不和他废话,走,咱们一起去报名。”说完,便拉着大龙的手朝屋里走去。

对于福生,大龙的心情是复杂的,虽然大龙很恨痞子,连带着也恨上了福生,可平日里福生却对他们兄弟多加维护,由于被痞子玩弄的事而受尽村里人白眼,福生却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真正对他们兄弟好的人,况且,福生也有着和他们兄弟类似的经历……

报名的人很多,可筛选的速度却也惊人的快,光是在报名处就刷掉了不少人,据说是相貌不合格,拿张连长的话说,军人是代表了国家的脸面,长的歪瓜裂枣的有损国家的形象……而后,一些看上去长的身体单薄的、长的过胖的、过高的也都被淘汰了,就这么一来二去的,能够进入最后体检的也就30来号人了,而大龙和福生都很幸运的名列其中。当然,如果是有心人话,就会发现,这些进入第二天体检的娃子没一个是到17岁的,全都是16岁的(那几个甚至还不到16的却都留下了),他们无论是长的俊俏还是平平常常,或者干脆还稍微丑了那么一点点,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还透着一脸的稚气,那结实强壮的身子骨也只是孩童特有的结实,而不是象成年人一般的五大三粗。

当第一个进入屋子体检的男娃子出来时,那脸都红成了猴子屁股,别人问他都检查些什么时,他却全支支吾吾不肯说,只说,等会儿你们进去后就知道了…当然,如果就他一个人这样也没啥希奇的,可接下去的几个体检的男娃子出来时,也全都这副摸样,这就让其他的男娃子惊奇不已,纷纷的猜测,这到底是咋回事。

大龙是第13个进入屋子体检的,由于前面12个人的怪异表现,让他也好奇不已,当他踏入屋子时,却见屋里只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着件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另一个则一身橄榄绿,手里拿着个很大的照相机(当然,大龙根本就不认得这听诊器和照相机)。

那穿白大褂的男人见大龙进来后,就招呼大龙坐到他面前的椅子上,笑着说:“孩子,别紧张,我们只是做一下很普通的身体检查,只是看看你的身体有没有毛病,所以,你不要害怕,只要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哦,对了,我姓陆,你就叫我陆医生吧,这位是王同志,他是负责照相的。”

大龙呆呆的点了点头,虽然陆医生叫他不要紧张,但他还是紧张的要死,毕竟,这最后的一关将决定他最后的命运。

陆医生见大龙点了头,便笑着说:“那好,我们开始吧,你先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

“啊?咋还要脱衣服啊?”大龙诧异的叫道,当然,他也明白了之前的那12个男娃子为啥会变得那么羞答答的。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