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5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求饶。

也许求饶男人就会放过他,但是荣柏文拉不下脸,就只能苦苦熬着。

“想看看我怎么吸你的奶头吗?”男人突然说,“想看看你的奶头被我吸得有多大多红吗?”

男人的每一个字都挑逗着荣柏文的神经,荣柏文本就绷得快断裂的神经发出悲鸣,男人用肉棒厮磨着涨得快射的性器,低沉的笑道:“你想看看我怎么插进你的屁眼里,把你的屁眼干松,干得你不但用前面这根射精,屁眼还被我射精吗?”

“唔……”荣柏文一口咬住舌尖,血腥味充满口腔的同时,身体一阵激烈的抖动,勃起的性器猛地射出一股股精液,直喷男人的肉棒,紫红的龟头沾染点点的白液,滴滴的精液喷洒男人的阴毛和阴囊。

射完精的荣柏文彻底软下身,无力的靠进男人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喘息,潮红的脸庞靠着男人的肩膀,没有平时高高在上的表情,整个人散发着快来欺负我的感觉。

男人十分满意荣柏文的表现,让荣柏文靠着墙壁,而他缓缓蹲下身,嘴唇一路滑到荣柏文的小腹,舔去细微的汗水。

软软靠着身后墙壁的荣柏文只顾喘气,纾解过后的身体呈现出一种放松的姿势,再没有开始的僵硬和紧张,却也比一开始敏感许多,男人每次舔过的地方都产生烧灼的快感。

看着那根射完精却没有完全软下的性器,男人调笑的说道:“射得真得不少,老二都沾了不少精液,味道还这么浓,不知道尝起来味道是不是也这么浓。”

男人刚说完就伸出舌头轻轻的勾挑着铃口还没射尽的精液,敏感的铃口一阵收缩,荣柏文唔的一声压抑的闷哼,修长的颈子高高的扬起,突出的喉结滑动不止,更让脖颈细嫩的皮肤绷成优美的脆弱弧度,结实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两边充血肿胀的乳头十分明显。

男人一边舔一边观察荣柏文的反应,发现荣柏文其实很喜欢被舔性器,虽然荣柏文紧咬着下唇克制,表情无比的压抑,但轻微跳动的性器骗不了人,于是他勾着舌尖舔掉性器上残余的精液,而后握住性器仔仔细细的舔着龟头,舌头挑逗的绕着冠状沟舔了一圈,最后一遍遍的舔着龟头下方那根肉筋,连着龟头和冠状沟的肉筋是每个男人的敏感点,舌头轻轻舔,牙齿轻轻咬都足以让荣柏文重新硬起来。

荣柏文快被这个人舔疯了,下唇咬出丝丝的血珠,这小小的疼痛不足够压制住男人舔弄他性器的快感,舒服得他快滑下墙壁,勉强撑住身子,他张开嘴,差点儿呻吟出声,好半天才找回几丝强硬的声音:“不准舔……呃……”

颤抖的尾声还是泄露了此时发情的状态。

“好,我不舔这里。”男人停止对性器的玩弄,舌尖却顺着整个茎身滑到下面的阴囊,被内裤勒住的阴囊呈现不正常的紫红,男人用嘴巴亲吻被勒住的地方,舌尖顺着勒住的边缘来回的舔着,偶尔挤进内裤里安慰那勒得发红的痕迹。

也许是看阴囊太过可怜,男人大发慈悲的含住露在内裤外面的一半阴囊,一阵大力的吮吸,连阴囊上的皱褶都吸平了。

“唔……”

本来阴囊就被内裤勒得发胀,此次此刻如此的用力吮吸,荣柏文顿时有股阴囊要爆浆的刺激感,性器竟然又有抬起的趋势,他抽着气,双腿本能的向两边张开,方便男人更好的舔吸他的阴囊。

渐渐展开的腿间不自觉的发出邀请,匀称结实的大腿,内侧的肌肤白皙细嫩,弯曲的黑色阴毛,肉红色的勃起性器,还有阴囊毫无遮掩的展现男人的面前,但男人的目标却是隐匿在两瓣饱满臀肉间的小小洞穴。

男人拉开碍事的内裤的裤裆,手指摸索着连接洞穴和阴囊根部的会阴处,缓慢的揉动着,看起来似乎是揉着阴囊根部,指尖却总是擦过洞穴的褶皱,他冷静的继续舔吸着荣柏文的阴囊,荣柏文暗哑的嗓音几乎发不出半个反抗的字眼,除了沉重的呼吸和实在憋不出才发出来的呻吟,他全部的精神都在努力的保持自己的清醒的神智。

越想清醒,越能感受到男人舔他阴囊的感觉,湿濡的口水,柔软的舌头都是那么的清楚,逼他成狂,也因为如此他才没发觉男人的意图早就是自己都没有碰过的私密洞穴。

男人拉起荣柏文的一条腿搁在自己的肩头上,终于稍稍露出臀间的洞穴,他舔到阴囊的根部,刺激着会阴,“啊……”荣柏文的下体一阵收缩,不但阴囊能看出收缩的痕迹,后方的洞穴更能看到收缩的模样,激得男人眼睛泛出一丝血红,直想狠狠坏破这紧闭的洞穴,让它打开洞口迎接他的进入。

男人眯了眯眼,让自己冷静一些,可是舌头越发凶狠的舔舐敏感的会阴,受到刺激的会阴不但刺激到荣柏文的阴囊,也刺激到小小的洞穴,导致荣柏文不能收缩后方。

男人的循环渐进没有让荣柏文产生过分排斥的危机感,只有一阵接着一阵的舒服,连男人抬起他另一条腿放在肩头上都没有在意,直到男人掰开他的双臀,舌头袭上后方的洞穴才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如此私密肮脏的部位被一个陌生同性用舌头舔着,荣柏文像触电了一般,羞耻感油然而生,“不……不可以……”他扭动身子,摆动屁股,双腿同时挣扎踢起,可是男人粗壮坚硬的双臂死死箍住他的大腿,铁钳一样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的屁股,洁白的臀肉像面团似的被男人抓得变形,粗大的十指深陷柔韧的臀肉中,掰开臀缝,露出无处可藏的小穴。

男人这时也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再也没有方才刻意的冷静,直接亲上小穴,小穴是无人侵犯过的浅淡颜色,一层层尚未开放的褶皱,这就是自己即将捅进、抽插、射精的专属地,只能他一个人狠命操干,痛快射精的小洞。

“这么浅的颜色,我帮你舔成红色吧,天天把你的屁眼操得又红又肿,然后内射,让你的屁眼每天吃我的精液。”男人沙哑的说,唇舌毫不费力的覆盖住娇小的小穴。

“变……态……呃啊……”

荣柏文艰难的骂道,大张开的双腿因为男人下流的话语而抖动,沾满男人口水的下体可耻的有感觉,性器颤抖的流出淫水,饱胀的阴囊似乎更加的胀,被男人一下一下舔着的洞穴十分的麻痒。

“变态……唔……嗯……我会让你后悔的……”荣柏文倔强的说着狠话,脸上挂满隐忍的细密汗水,俊美的脸满是不自知的情欲之色,黑布蒙住的双眼紧紧闭着,这使得男人舔吻他后穴的感觉越发的强烈鲜明。

舌头爱怜的刮着褶皱,钻着褶皱的中间,男人不急着把舌头钻进去,耐住性子的品尝这快属于自己的处子地,向内凹陷的小穴轻轻一舔就敏感的收缩,挤压着戳进褶皱中间的舌尖,男人呼吸一窒,感受着小穴内最直接的收缩。

男人对着小穴吹口气,说:“真是个骚货,这么喜欢我舔你屁眼吗?是不是我舔得你很舒服?”

“你才是骚货……嗯……”

荣柏文混着呻吟的骂声不但不惹人生气,反而勾得男人越发心痒难耐,低低的笑道:“是吗?等一会儿就知道发骚的是我还是你。”

男人直接掰开荣柏文的屁股,浑圆挺翘的屁股中间那点浅淡的红色沾着男人的唾液,以最色情的姿态张开浅浅的入口,男人伸出一指勾住穴口,往一边稍微拉了拉,便看见里面粉嫩的肠肉。

自己都没有碰过的地方被一个不知名的陌生男人舔过,现在又强迫性的打开,荣柏文可以想象的出男人此时用什么的表情和目光查看他的内部,他试图夹紧腿,毫无气势的命令:“不准看!”

火热到宛如实质的目光舔舐着荣柏文的下体,又烫又骇人,那被扒开的入口好像被男人的目光穿刺了一般,刺到了深处,荣柏文顿时觉得自己的下体像受到了攻击,一股难受却又快乐的感觉生出。

不久男人站起身,荣柏文的双腿从他的肩头滑到他的双臂,赤裸裸的腿间正好对准男人的胯下,男人故意挺挺腰,坚硬硕大的龟头正确的顶了一下湿润的穴口,荣柏文本能的收缩穴口,软软的穴口贪婪的夹了一下龟头顶端的铃口,铃口分泌的粘液沾满穴口。

唾液是男人的,粘液也是男人的,还有什么不是男人的?只差男人在穴里射进精液。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