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6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也许是男人不急着进来的举动让荣柏文的后面越来越难受,脸上的红潮越来越深,他呼吸急促,头脑发热,全身布满情动的红晕,薄薄的汗水流过脸颊,流过胸膛,腹部匀称的肌肉也伸出汗水。

男人掏出早就准备的润滑剂,咬开盖子,挤到手指上,他忍着激动的心情,把手指挤进荣柏文的小穴里,毕竟不是天生用来做爱的地方,即使男人刚才已经把穴口舔软,但小穴只是打开了一个很浅的入口,手指插进一些就开始变得艰涩,冰凉的润滑剂通过手指大量的涂抹进荣柏文的小穴里。

“唔……”体内的高温突然接触到润滑剂的冰凉,令荣柏文从昏沉的热度中清醒,“你干什么?”

男人压低身子,附到他耳边,轻声的暧昧低喃:“准备干你。”

“你敢!啊——”荣柏文的怒语被体内作怪的手指搞成了低喊,他不由自主的收缩甬道,想挤出体内的手指,但涂满润滑剂的窄小甬道只稍微阻止了一下手指的进入,不一会儿手指便挤进他的体内,手指按摩肠道的怪异感觉让荣柏文心里难堪,脸色涨红。

“我一定要……呃……杀了你……唔……”低低的威胁之语全无气势,双腿分别挂在男人两臂上,赤裸的腿间彻底打开的姿势更让荣柏文高高在上的气势变成色情的诱惑,深色的西装皱巴巴的挂在手臂上,洁白的衬衫凌乱的敞开,漂亮的胸肌毫不夸张的突出,被男人吸得鲜红的扁平乳头不起眼的凸起,垂下的领带擦过乳尖,也产生了一丝难以言说的快感。

他咬紧嘴唇,不准呻吟声不受控制的飘出,闭紧黑布下的双眼,好像这样就能屏蔽一切的感官,可越是如此,那扩张他羞耻之地的手指越是放肆,探索着他体内的秘密。

“润滑剂真好用,这么快就把你弄湿透了,还变得这么软,软绵绵的夹着我的手指蠕动,我好想现在就操你的洞,看看你的小洞是不是真得这么厉害。”男人的嗓音低哑粗糙,显然隐忍着操他的欲火,耐心的扩张,寻找他的敏感点,硬邦邦的肉棒却不停的摩擦着溢出润滑剂的穴口。

半管子的润滑剂都进入了荣柏文的体内,过分多的润滑剂流进股沟,搞得荣柏文的屁股湿湿滑滑的,荣柏文扭过脸,一点儿都不想面对即使看不见也让他愤怒羞耻的画面,男人的耐心十分强,见他一直不说话,就抚摸他的唇,一遍一遍的抚摸牙齿咬出印子的下唇。

突然,男人察觉到他吞下口水,僵硬的身体更加绷紧,男人动着手指,试探着轻轻按压一下刚才滑过的地方,果然,肠壁刚才轻微的缩紧不是错觉。

男人笑着说道:“藏得这么深,还是被我找到了,呵呵……”

男人的笑声令荣柏文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硬着脖子大骂:“变态!”

“只要操了你的屁眼,你就是我这个变态的胯下臣,我就是你的天!”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却有一股子匪气。

男人话音一落,就抽出手指,大股的润滑剂流出,肛口淫靡的张开。男人握住肉棒抵上穴口,稍稍用力就能插进荣柏文的小穴。

明显与小穴尺寸不符合的坚硬龟头终于让荣柏文恐惧,他拼命缩紧小穴,不让对方进入自己,男人在此时挤进了一些龟头,加深了荣柏文的恐惧。

“不……不要!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荣柏文颤抖的哀求,挂在男人双肩上的双腿僵硬无比,大敞开的双腿间性器还笔直的竖立着,囊袋沾着自己的精液和润滑剂,湿漉漉的洞穴不自觉的收缩着,润滑剂好似洞穴分泌出来的淫液,湿润了整个甬道,流到肛口,扩张过后的肛口暂时不能恢复原状,男人不需要看,通过龟头就感受小穴的一张一合。

那么潮湿的洞穴,诱人的粉色肠肉,男人扶着粗大无比的肉棒,龟头挤开娇小的肛口,坚定不移的刺进,同时深沉的说道:“我只要你!”

荣柏文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当男人的龟头完全挤开肛口的褶皱,将小小的肛口彻底撑开成为半透明的薄皮时,荣柏文的眼泪终于滚落,他喃喃的哀求:“不可以……求你不要……啊——”

肉棒最粗大的龟头终于捅开肛口,一刹那的尖锐痛苦令荣柏文失声惨叫一声,破开最初的阻碍,龟头不但没有停止,反而继续向里面前进,箍紧肉棒的肛口最直接的感受到肉棒前进时那密布的青筋滑过时的凹凸不平,肠道里的龟头不停的入侵他的身体,那无人到访过的处子地只能任由肉棒侵占,用自己的粗大茎身撑开狭窄的肠壁。

除了最开始的尖锐疼痛,之后只剩下自己被人进入的鲜明钝痛,荣柏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他想质问男人,刚张开嘴,吐出得不是质问,而是自己最不允许的懦弱哽咽声。

开始的疼痛让荣柏文性器都疲软了,但男人没有停止进攻的步伐,依旧坚定不移的顶进他的深处,每一寸的进入都鲜明的可怕,以及自己的肠道被撑开的感觉直让荣柏文崩溃,泪水不自觉的越流越多。

男人看着他咬紧嘴唇无声的流泪的模样,不舒服的皱皱眉头,他想亲吻他安慰他,然而此时的姿势只要他一压下身,荣柏文必然万分辛苦,他抽出一条手臂,将荣柏文的一条腿放到腰间,而后他微微侧着身子弯下上身,亲吻上荣柏文的额头,满是汗水的额头有点儿咸,但那软软的刘海蹭得他脸颊十分舒服,他忍不住再次亲吻上荣柏文的额头,脸颊缠绵的轻蹭荣柏文的脸,缓缓地吻上荣柏文咬得发白的嘴唇。

荣柏文毫不示弱的张口就咬住男人的嘴唇,男人却趁机撬开他的嘴,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激烈而不失温柔的与他舌吻,一手握住他的性器,粗糙的手掌包裹住滑腻的龟头,轻缓的摩擦整个龟头,柔嫩的铃口被挤出残余的淫液,男人感觉着手里的湿意,男人情不自禁的吻得更深,尚未完全插入的肉棒立即一举插到底,犹如突击的战士,插得又深又猛,不带丝毫的犹豫。

“嗯……”荣柏文被这猛烈的插入逼出喉咙里一声沉闷的哼声,身体微微颤抖着,没有半点儿力气再挣扎,任随着自己一条腿软绵绵的缠在男人的腰上,一条腿挂在男人的手臂上。

男人的肉棒在他的体内跳动着膨胀着,男人的舌头在他的嘴里搅动着,男人的手在他的腿间玩弄着他的性器,男人的气息滚烫的包裹着他全身的肌肤,热得他头发晕。

他扭动着头,想摆脱男人的控制,男人依旧霸道的吻着他,用自己高大的身形压制他,野兽一般用纯粹的力量不准他反抗,接受他的亲吻和交配。

受控制的窒息感充斥荣柏文的脑海,却反抗不了强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男人一直深深的插着他,慢慢的扭腰,强健的腰带动粗壮的肉棒搅动着他肠道,仿佛要他的小穴记住这根肉棒的每一次脉动每一根青筋,那么的肉欲,那么的直白。

理智的人最怕蛮横的人,男人就是那种蛮横的人,细心的计划,只为了这一刻,他要彻底的感受这个与他不是同一个世界不在同一个社会层次,总是每一次都高高在上的瞟过他,连一个正面俯视的目光都懒得施舍给他,全然不会记住他是哪号小人物的荣柏文。

而这一刻,这个永远不可能记住他的俊美男子成为捆绑住的猎物,蒙住双眼只能用肉体感受他给予的占有,男人激动的心脏嘭嘭直跳,眼睛泛红,已经完全插进小穴里的肉棒继续充血膨胀,可他还不满足,扭动厮磨的腰竟然又向前挺进几分,逼迫荣柏文发出一声低哑的苦闷哼声,脸上满是被男人侵犯得更深的耻辱和痛苦。

“混蛋!我要杀了你!”带着哭腔的威胁流露出难得的脆弱。

“杀了我吗?呵!”男人笑,自信的笑声听在荣柏文耳中颇刺耳,“如果你每一次都杀不了我,我就这样操你一次,把你又紧又窄的穴干松,连我的精液都含不住。”

下流的话语直让荣柏文脑袋发胀,男人每说一个字都在他的体内厮磨般的搅动,腰部一扭,男人的胯部就会把他浑圆结实的屁股挤压的变形,自己所受的教育没有一条告诉荣柏文怎么解决这样的情况,他不知如何是好,唯一的一条就是不能认输。

“变态……唔……”

男人不急着快速操干他,变换着角度选择更好的角度摩擦寻找到的敏感点,这根本就是考验男人的意志力,这紧致的穴完全包裹住男人的肉棒,润滑剂润滑过的肠肉柔软的贴附着他的肉棒,只是这么插着就是一种享受,更何况荣柏文不自觉的收缩,肠肉便蠕动着按摩他。

男人本就沸腾的血液简直烧灼起来,差点儿就不管不顾的使劲操干荣柏文,他抿紧嘴唇,紧抿的嘴角泄露出男人的坚毅,包裹住荣柏文性器的大手来回的摩擦撸动。

“放手……快放手……呜啊……”荣柏文拒绝不了前方涌起的快感,后方男人缓慢穿刺寻找角度的胀痛也忽略不了,搞得他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拔出来……嗯啊……”

男人感受着小穴内的变化,龟头或是青筋摩擦过敏感点时,他察觉到肠壁细微的紧缩,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这收缩带来的快感消磨干净,他突然抽出一半肉棒,猛力插进小穴里,重重撞击碾压敏感点,荣柏文的肠道立即绞紧他的肉棒,肠肉缠附压迫着龟头,连铃口都被蠕动的馋肉挤压着,爽得他头皮发麻。

荣柏文也在一霎那间绷直了身子,那条放在男人腰间的腿紧紧的缠住,胸膛和腹部的肌肉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突出漂亮的线条,来不及闭上的嘴巴吐出短促的呻吟。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