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12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岂止不对劲,简直乖得让人心痒啊!

熊哥拿起放床头柜的温度计消毒然后甩了甩,原本想塞进荣柏文的腋下,但是荣柏文不合作,比小孩子还难缠。

熊哥没办法,语气诱哄的说:“张嘴巴。”他这辈子都没哄过谁,全贡献给了荣柏文。

荣柏文把脸埋进他的胯下,烧的有些红的脸颊暧昧的摩擦隆起的部位,嘴唇若有似无的碰着拉链,“不要温度计,要你。”

荣柏文一边说,一边亲吻隆起的部位,虽然隔着裤裆感觉没那么火热,但这撩拨劲儿却能让尝到过甜头的男人浑身火热。

熊哥想掰开荣柏文的脸,荣柏文却执拗的咬住金属拉链,双手扒住熊哥的手不放。

低腰的牛仔裤经不起两人的折腾,只听刺啦一声响,拉链朝下拉下,荣柏文朝熊哥露出得意的眼神,嘴巴直朝内裤亲去。

薄薄的内裤虽然遮掩而且束缚住巨大的肉棒,依旧能感觉到嘴唇在肉棒上亲了一口,荣柏文两眼发直的盯着亲了一口以后几乎要撑爆内裤的巨大形状。

熊哥自认为自己的意志力早已锻炼到能自控的地步,可是荣柏文在内裤上的亲吻竟然让他控制不住的膨胀起来。

但荣柏文正在发烧,他还没禽兽到趁人之危,神色的镇定的就要拉起拉链,荣柏文却比他抢先一步,双手抓住拉链上方的按扣,抬起眼睛,乖顺的脸上浮出诱惑甜蜜的微笑:“熊哥,用你的棒子帮我量体温。”

熊哥望着他的眼睛,下体胀到疼痛的地步,肉棒一跳一跳的。

这个人和他所见过的荣柏文不一样,身为荣华的继承人,荣柏文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丝毫的毛病,永远是一副贵公子的模样,优雅得体,没有年轻人的浮躁。

此时的荣柏文讨好的看着他,碎发凌乱,睡衣的第一颗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领口宽松的露出大片锻炼到恰到好处的胸肌。

熊哥扫过胸膛上有些红肿的扁平乳头,真想拿肉棒碾压上那乳头,把乳头玩到充血肿胀。

“熊哥……”荣柏文挪动着脸,手指没用多少力气拽开按扣,俊美的脸贴上内裤,摩挲内裤下肉棒巨大的形状,舌尖舔上内裤的松紧带,松紧带下的腹肌是如此的坚硬,长着粗硬的阴毛。

阳刚粗犷的男性身躯散发出的强势气势令荣柏文着迷,混沌的脑海满满是渴求这具身躯给予他更多的温暖,抚平心中的不安。

他咬住几根阴毛轻轻的拉扯,双手揉按着男人沉甸甸的雄性器官,迷醉的捏了捏,满意的微笑。

“我操!你找死吗?”熊哥捡起滑下的冰毛巾就往荣柏文的额头上盖,希望冰凉的冰毛病能让荣柏文冷静一下,至少脑袋清醒一些,再这样下去,就算他不想操人,也会忍不住操荣柏文的嘴。

冰毛巾盖在荣柏文的额头上,马上就滑下,熊哥就一直用手按着,而且还把荣柏文的头推离自己的腰腹几寸,马上几根阴毛被荣柏文咬了下来。

迷糊状态的荣柏文让他想当场办了他,又心疼他的身体,当机立断把荣柏文推床上,荣柏文抓紧他牛仔裤死死不放手,嘴巴咬住内裤的松紧带就往下拽。

内裤拽下了一些,大片的浓密阴毛和冒出头的肉棒便露了出来,荣柏文对着阴毛和肉棒的根部又亲又吻,边亲边期待的问:“熊哥,熊哥喜欢吗?”

软软的嘴唇亲在自己的小腹和肉棒根部直让熊哥呼吸开始急促,如果荣柏文是在清醒的状态问他,他绝对回答喜欢,这不清醒的状态就是折磨他,使他不能下手。

“宝贝,你如果不再亲它我会更喜欢。”熊哥缓慢的回答。

“我会让你喜欢我。”荣柏文自信满满的扬眉,咬住松紧带慢慢拽下内裤,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渐渐冒出全貌的肉棒。

松紧带滑过龟头,荣柏文松嘴,凑过脸让肉棒怕打自己的脸,染着发烧潮红的白皙脸庞摩擦着又圆又大的龟头,红得发亮的龟头划过荣柏文笔挺的鼻梁,他嗅着龟头的味道,伸舌舔干净铃口溢出的一丝汁液。

这么粗大,这么坚硬,这么的烫,他从不知道原来这世上有这么漂亮的东西,比他粗,比他长,比他硬,他闭起眼睛膜拜的亲吻男人硕大的龟头,俊脸上的痴迷一清二楚,腿间的性器随着他的亲吻动情的抬头,一丝痒意爬过后方。

“宝贝……”熊哥捧住荣柏文的脸,缓缓抬起他的脸,那含着水光的眼眸露出不解,半张的双唇沾着津液,“现在可不是玩火的好时机,再点火我的大宝贝可是会玩坏你的。”

摸去荣柏文嘴角的津液,熊哥尽量温柔的劝说,可荣柏文显然没听进去,伸长舌头,舌尖一勾一挑的舔着龟头,红通通的龟头宛如活动般的跳动,敏感的铃口微微的一张一合,荣柏文刁钻的把舌尖刺进铃口,肉棒顿时连青筋都跳动起来,整根肉棒更是颤抖的跳动,仿佛蓄满浓浓的汁液即将喷发一般硬挺。

荣柏文弯起嘴角,本就出众的俊颜染上几分好色的暧昧,因为发烧变得难听的嗓音也充满诱惑的沙哑:“它跳了,它喜欢我亲吻它,你不喜欢吗?”

熊哥发现自己的口水分泌的十分的快,尤其眼前刺激性欲的画面,使他不得不吞下口水,明显突出的粗大喉结咕隆着上下滑动,荣柏文眯起眼睛,双手撑在熊哥的大腿上,撑起身子,抬头凑到熊哥的下巴下方。

熊哥以为他要吻自己,等那嘴唇贴来时,温润的嘴唇却凑到他的脖子,用柔柔软软却单薄的嘴唇亲吻他的喉结,而后缠缠绵绵的舔着,再顺着脖颈向上细细密密的朝下巴亲吻,不管是男人刚冒出来的胡渣,还是男人的厚唇,都温柔的一一亲吻摩挲。

他惊得基本说不出来,原来这被他强行占有的宝贝也有温柔的一天,不会对他挥起爪子喊打喊杀的一天,

肉棒要命的对着荣柏文竖得笔直,这太糟糕了,太考验他坚定的心灵,以及不屈的意志!

熊哥眼观鼻鼻观心,目光直直的越过荣柏文,就是不看荣柏文一眼,荣柏文抓住他的命根子,再次用着不应该存在的软绵绵语调唤道:“熊哥。”

熊哥很想捂脸,不要用这么娘娘腔,他却反常的不觉得娘娘腔,还很有感觉很有冲动的语气叫他熊哥,再叫几声,他下面那个小“熊哥”真得会变成狂暴的野兽见洞就操啊!

荣柏文根本不知道男人此时的挣扎,手指并没有单纯的“拔萝卜”,而是用手掌包裹住男人的龟头,男人的龟头很大,也很热,他的手没有男人长满的老茧,只有食指和中指指尖长着茧子,手掌丝毫磨不疼男人的铃口。

荣柏文十分喜欢自己的手掌包裹住肉棒的感觉,画着圈摩擦龟头,偶尔让龟头钻过虎口,勒紧冠状沟,让这根肉棒在他的手里生机勃勃的跳动,指尖挑逗的刮过一根根的青筋,让肉棒变得更加的巨大更加的狰狞。

但他更喜欢熊哥越压抑,呼吸越紊乱的脸色,迷恋的亲吻熊哥粗犷的脸部线条,舔去熊哥渗出的汗珠。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