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24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章

荣柏文不引人注意地进入工地,工地用来晚上守夜的工棚不少,而且工地亮如白昼。偏偏熊志鹏守夜的那个工棚周围黑灯瞎火的,只有工棚里面发出柔和的灯光,映出一个坐在木板床上,弯腰夹菜的高大健壮的身影。狭窄的木板床、狭窄的空间显得男人的身影越发强健,莫名让荣柏文头皮有点儿发麻,总觉得工棚敞开的门像一个狼口,而他是主动走进狼口的小白羊。

荣柏文深吸几口气,告诉自己镇定一些,别因为被一个男人搞了后门就胆怯了。

做好心理建设后,荣柏文阔步走向工棚,稳健的步伐丝毫不见方才的紧张,平静的俊脸一如既往的俊美,犹如神祗。

熊志鹏转过头就看到荣柏文低下头钻进工棚,发型显然精心打理过,西装不见一丝褶皱,整个人给人一种一丝不苟的感觉,古井无波的双眸盯着熊志鹏,仿佛他的双眼住不进一个人。

荣柏文浑身上下恐怕只有脚上那双刷亮的皮鞋沾着灰尘,他就这样格格不入地站在工棚里,既禁欲又诱人,特意请人调教出来的优美站姿令那双包裹在西装裤里的腿又直又长,修身的西装勾勒出济的腰线,臀部似乎有点儿紧张地紧缩,更加诱人的挺翘。

熊志鹏不由自主地咽下嘴里的饭菜,目光赤裸裸地上下打量一下荣柏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好吃。

如果能让这个人脱下西装裤,一条腿站在桌子上,然后他在后面猛烈地冲刺,这个人会不会一边爽得直哭一边发抖?会不会两腿之间流下浓浓精液的时候还是被他肏?

荣柏文看着熊志鹏两片嘴唇沾满油腻的油光,还有那粗鲁吃相,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冒出一股火气,他就是被这样一个民工肏了。一想到这,荣柏文就双手握得死紧,好想揍这个男人,好想看这个男人跪地痛哭求饶的样子,但是……荣柏文咬紧牙,原本沉静的眼睛瞬间喷出火来,但是他打不过这个男人,所以他必须冷静。

明明眼里露出恨不得吃了他的目光,却还要端着一副大少爷的沉稳架子,这样的荣柏文在熊志鹏的眼里既可爱又别扭。把最后一口米饭和菜吃光,熊志鹏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巴,淡定地收拾好桌子,全部丢进旁边的垃圾筒里。

等他收拾好桌子,荣柏文才施舍般地朝他跨一大步,他故意扫了一下寒酸简陋的工棚,目光才转身坐在木板床上的熊志鹏,撇着嘴角冷笑着说:“真是个可怜人,不但被人利用,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给你,你的雇主可真够大方的。”

一直被误会的熊志鹏只能在心里苦笑。

荣柏文也懒得听他解释,他打开公文包,掏出一捆红色的大钞,故意像慢动作似的放在桌子上,语气轻蔑地问:“你一个月能赚这么多吗?”

熊志鹏诚实地摇头。

荣柏文半弯下腰,两人视线平行,荣柏文的眼睛如同小钩子一般让熊志鹏移不开眼睛。这双眼睛充满恶意和嘲笑,可是熊志鹏更想让这双眼睛染上欲望的殷红,迷茫地睁大,最后慢慢滑下泪珠。

脑海里浮出的画面令熊志鹏的手指尖都控制不住地颤栗,鼻子还记得荣柏文身上的汗水味道,然而他掩饰得太好,荣柏文毫无危机意识,仍然不把熊志鹏这个给“别人”卖命的小喽啰放在眼里。

金钱、利益最动人心,只要他出得起比“别人”更高的价钱,眼前这个人会彻底抛弃之前的雇主为他卖命,他依然是最后的赢家。

“我不是个吝啬的人,你愿意做一只活在阴沟里的老鼠,还是愿意做一个前程远大的人上人?”荣柏文眯着眼睛问,微微勾起的嘴角有点儿坏坏的。

“换一样吧。”熊志鹏说。

“哈!”荣柏文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随即眼神阴狠,“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他整个扯开公文包的拉链口,满满都是一捆捆红色大钞:“说,你要多少钱?”

对于一个小喽啰,不能用教养碾压对方,要用最土豪的方式碾压对方:用钱砸死他!

熊志鹏盯着全是红色大钞的公文包眼睛也直了,他总觉得这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好像跑到一个诡异的轨道上。

见熊志鹏露出直愣愣的眼神,荣柏文心里涌出一股奇特的快感,他倒出全部的钱,撕开一捆钱的封条,从熊志鹏的脑袋上洒下,他的脸上带着一点儿神经质的笑容,痛快地看着一张又一张的钞票飘飘扬扬地撒在男人的身上。

“是不是很多很多的钱?”他夹起其中一张钞票,故意用钞票的一角刮着男人的脸颊,傲慢地问,“你的雇主能给你的钱有本少爷给你的多吗?”

熊志鹏抬起眼睛盯着荣柏文,眼睛黑沉沉的,看不出来一丝情绪。

荣柏文冷冷一哼:“你真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吗?我只是觉得你一条贱命不值得脏了我的手。”

说完,荣柏文抬手摸上熊志鹏的头顶,粗硬的短发扎着他的手掌,有点儿痒。他低下头,扬起嘴角,靠到熊志鹏耳边轻轻说:“乖乖地听话,不要反抗我,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把我的耐心磨光了,你失去的不但是金钱,还有你这条命。”

一句威胁说得轻声细语,犹如情人的呢喃,散发着温热的气息,暧昧的柔软。尤其荣柏文的刘海不经意蹭过男人饱满的额头时,男人的眼里看不到一张又一张的红色钞票,而是荣柏文夹着钞票的那只手,修长的,拍板的,骨节分明,保养得连指甲都透着精致的肉粉色,映着钞票的红色,莫名地让人感到一丝情色,生出一丝想让这只漂亮的手握住粗大紫黑的性器官撸动,直到最后沾满乳白的精液的念头。

想到这,熊志鹏抓住那只手,宽大的手掌轻而易举地握紧荣柏文的手,过大的力气导致那张钞票变得皱巴巴的攥在荣柏文的手里。荣柏文抬眼看着熊志鹏,那双黝黑的眼睛依然黑沉沉的,却比之前更加深沉,仿佛要拉他一起变黑,令荣柏文心中生出一分怪异的紧张感,以及口干舌燥。

“以前我看过一个故事,一个猎人去森林狩猎,遇到一头熊,熊把猎人强奸了,然后放走猎人。猎人一直耿耿于怀,去找熊报仇,但又被熊强奸了。后来猎人又去报仇,熊又把他强奸了。熊问他:你到底是来找我报仇的,还是故意让我强奸你的?”熊志鹏英挺的脸上挂上笑容,“这个故事也可以套用在你和我身上。”

这是什么鬼故事?怎么可能套用在他和这个家伙身上?荣柏文差点儿气得吐血,使劲要挣脱那只手,然而熊志鹏越握越紧,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大,令人毛骨悚然。

“你简直就是神经病!”荣柏文连忙使劲掰着熊志鹏的手,但是那只手就像个考虑钳子,死死抓着他的手,一根手指都掰不开,“我警告你,你快点儿放开我,不然我就……”

熊志鹏抓住他另一只手,笑眯眯地反问:“不然你就怎么样?给我更多的钱,还是打败我把我踩在脚下?”说着,熊志鹏把荣柏文的左手压到胯下。

荣柏文一感觉到手掌下的东西是什么时本能地就要缩回手,但熊志鹏强硬地把他的手按在胯下,即使隔着牛仔裤,男人勃发的肉棒依然充满生机。

荣柏文的脑海里只剩下“我操”两个字,早已顾不上什么风度斯文体面,曲起膝盖直朝男人的胯下顶去。熊志鹏笑笑,放开另一只手挡住他的攻击,如果荣柏文乖乖躺下让他肏那就不是荣柏文,他虽然不喜欢把做爱变成血腥的暴力,但是稍微的暴力镇压还是需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吃到这个富家公子哥。

荣柏文趁机抽回手,不管不顾地扑向熊志鹏,拳头直直捣向熊志鹏的脸,他现在什么都不想顾虑,只想让这个男人屈服、臣服他的淫威下,死命蹂躏这具强壮的肉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