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26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一根手指带着润滑剂挤进后穴里,后穴本能地阻止异物的进入,熊志鹏温柔地轻声说:“放松一些,不要紧张,对,就这样,慢慢地放松。”

也许是对方的语气太温柔,也许是自己变得越来越不正常,荣柏文真的跟着对方的话渐渐放松。只被干过一回的肠道依然紧致,肠壁软软的,熊志鹏耐着性子润滑扩张肠道,他安抚地轻吻荣柏文的脸,但荣柏文仍然咬着手指头,潜意识里抗拒对方。

熊志鹏拔出那根手指,换上自己的嘴唇,迷恋地舔吻荣柏文的嘴唇,急促地说着:“你好甜,我真想把你吞进腹中。”

荣柏文说不出一个不字,被对方的舌头撬开了嘴巴,舌头长驱直入,肠道里的手指按摩着肠壁,柔嫩的肠壁仅仅被肉棒干过一回就像记住对方滋味似的,蠕动着缠住手指,引诱手指一根一根地增加。

手指将大量的润滑剂带入穴里,黏腻地黏附在肠壁上,随着手指的进出渐渐流进肠道深入其中。

手指一直增加到四根,肠壁软得几乎融化熊志鹏的手指。他在心里感叹一声,四根手指极力捅到力所能及的深度,然后曲起手指,粗大的指关节顶住肠壁旋转。激烈的快感随之涌出,性器抖动,连着荣柏文两条大腿都开始发抖,而肠管道猛地一缩,绞紧手指。

“唔……”荣柏文本能地抬起腰迎合,当他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时,熊志鹏又伸直手指,快速地在湿滑的后穴里抽插,过多的润滑剂喷出,手指噗嗤噗嗤地干着柔软的后穴。

荣柏文蜷缩着脚趾头,脚背绷直,浑身泛起红潮。满床的钞票映着他潮红的脸,湿润的双眼早已看不到一张钞票,反而挺着硬邦邦的性器,抬着腰渴望男人的疼爱,但骨子里的骄傲使他更加死命地扯着床单。

“还是那么软啊!”熊志鹏尽量把手指深入肠道里,感受着肠壁软软地收缩,润滑剂令肠道湿答答的,肠肉好像期待更加粗大的东西操弄,饥渴地蠕动。

后方的空虚渐渐加深,也一点一点地侵入荣柏文的骨髓里。荣柏文感觉到四根手指在他的体内张开,慢慢撑开狭窄的肠道,指尖轻勾慢挑地刮搔着肠壁。他不想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后方,但手指技巧性按摩抽插使后方变得越发敏感,好似后方真的是一个天生供男人的肉棒肏干撞击的小穴,越来越敏感,越来越空虚,越来越有快感。

忽然,荣柏文捂住嘴巴,身体止不住地痉挛,性器一抖一抖地射出一股股精液,湿软的肠道紧紧绞住熊志鹏的手指。

熊志鹏拔出手指,柔软的小穴恋恋不舍地吸着手指,带出一些媚红的肠肉,犹如一张微微嘟起的小嘴,露出里面粉嫩的肠壁。

熊志鹏抹了一把荣柏文肚皮上的精液,把乳白色的精液抹在乳头上。荣柏文虚虚掩着嘴,汗湿的刘海贴在额头上,略微失神的眼睛仍然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一只大掌肆意地揉捏好不容易凸出来的小奶头,大掌的主人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乳尖,眯着眼睛品尝上面精液的味道,而后把脸埋进荣柏文的颈窝里,舔吻脖子和下巴上的汗水。

荣柏文不知不觉抱住压在身上的男人,仰着头让男人舔他的脖子,吸他的喉结。男人贪婪的唇舌流连荣柏文仰成漂亮弧度的脖子,握着自己粗壮的肉棒,龟头一点儿一点儿顶开穴口。他像个冷静的猎人,动作丝毫不急不忙,粗长的肉棒极度缓慢地推挤进松软的肠道,每一寸的进入仿佛都要印入荣柏文的灵魂里,鲜明可怕从外到内地逆向撑开肠道。

“啊……”荣柏文几乎承受不住男人如此缓慢的进入,巨大的肉棒把他的小穴撑得满满的,无处可流的润滑剂被推挤着流进更深处,剩余的润滑剂被挤出体外,沿着紧贴肉棒的穴口淌进股沟。

直到男人的阴囊贴紧他的屁股,阴囊挤压变形,肉棒彻底进入他的体内时,男人才放弃干穿他的妄想。

荣柏文只能无力地喘息,双腿软软地摊开在男人身体的两侧。

熊志鹏并没有急着开干,就这样顶着荣柏文,缓慢地左右摇摆肉棒,交换着角度摩擦肠壁,饥渴的肠壁哪舍得放开到嘴的肉棒,纷纷吸附住肉棒,又湿又软地包裹住肉棒。

荣柏文明显感觉到粗大的茎身跳动时的轻颤,以及龟头硕大的形状,让他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被一个男人完全进入,填满他的空虚感。

“你好紧。”熊志鹏在他耳边吹着热气说,暧昧的语气中含着一丝喑哑。

荣柏文浑身战栗,不自觉地缩紧肠道,夹得熊志鹏直喘粗气,大手掐住他的腰,把他紧紧摁在自己的胯下。

“嗯……啊……”硕大的龟头又顶进几分,生生挤开深处的肠道,荣柏文被突如其来的刺激逼出泪水,红着眼睛沙哑地吐出一个字,“胀……”

肠道一阵阵地绞紧,挤压着熊志鹏的肉棒,熊志鹏稍稍拔出一些,马上就被小穴蠕动着吸进去,挤压的快感令他绷紧了肌肉,古铜色的肌肉紧绷绷地撑开背心,连胸膛上的两个小点都激动地凸起。

熊志鹏摆正荣柏文的脸,狠狠地吻上他的薄唇。荣柏文呜咽一声,本能地躲开熊志鹏的吻,却马上又被熊志鹏扳过脸,炽热的吻不容他拒绝。荣柏文这才闭上眼睛,微微张开嘴,一条长舌马上钻进他的嘴里,大力地搅拌他的口腔,抢夺他的空气。

这时,熊志鹏拔出肉棒,肉棒仅仅留一个龟头在穴口里,而穴口正好卡在冠状沟,轻微红肿的嫩红穴口、紫得发黑的肉棒形成一片湿淋淋的情色画面。

穴口好像一张贪心的小嘴,吞咽着坚定插进的肉棒。

“唔……”肠道随着肉棒的抽插,被反复地撑开,龟头一次次地捣干着敏感点,被茎身摩擦的肠壁逐渐分泌出肠液。

一次次的抽插伴随强烈的快感征服荣柏文的肉体,荣柏文揪住熊志鹏后背的背心,仿佛这样做才不会被男人的肏干征服。

然而大大敞开的双腿早就不知不觉地缠住男人强健的腰,食髓知味的小穴更是门户大开地让男人干。

熊志鹏捏住他颤巍巍站起的性器,粗糙的大拇指毫不客气地按住渗出淫液的铃口摩擦。荣柏文直打颤,一口咬住熊志鹏的嘴唇,下体的性器变得更硬,冒出更多的淫液。

荣柏文狠狠地咬着熊志鹏的嘴唇,一丝丝的血腥味窜进他的嘴里,不知是因为龟头被摩擦,还是怎么回事,心里突然觉得兴奋,越发凶狠地咬着熊志鹏的嘴唇。

然而熊志鹏鼻腔里喷出来的热气让荣柏文凶狠的咬渐渐变了味道,换成吮吸,可是浑身却舒服得一直战栗不止。粗粝的大掌细细把玩他的性器,敏感的龟头胀大无比,铃口翕合着吐出透明淫液,茎身充血,变得腥红,茎身上冒出一根根青筋,大掌缓慢摩擦龟头和茎身,还托着两个睾丸掂掂分量,然后揉捏圆鼓鼓的睾丸。

“啊哈……”身体的兴奋使荣柏文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双眼迷蒙地眯着,眼睫毛一颤一颤的,浓重的鼻息喷到熊志鹏的脸上,红红的嘴唇沾着唾液,亮晶晶的。

大掌来到两人的结合处,指腹的老茧轻轻按摩被肉棒撑平的穴口,荣柏文双腿顿时发颤,湿润着眼角,用不自知的软弱语气说道:“不要……”

熊志鹏咧开嘴角笑,解开荣柏文挂脖子上的领带,一圈一圈地绑住荣柏文的双手。荣柏文早已软了身子,没有反抗的力气。

熊志鹏拔出肉棒,把荣柏文两条长腿架自己肩膀上,然后爬上床,跪在床上。

荣柏文的双腿高高架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荣柏文看着自己的性器随着男人抬高他的腰,直直逼近他的脸。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铃口如何冒出透明的淫液,更加清楚地看到男人一双大掌掰开他的臀瓣,露出尚未缩紧,能看清里面粉嫩肠肉的小穴。

深红的大龟头摩擦着露着小圆孔的穴口,略微红肿的小穴无比饥渴地一张一合,这画面不但让荣柏文看清楚小穴的饥渴,也感到体内涌出一股强烈的饥渴。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