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27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他想用自己的小穴吃下这根粗壮又长的肉棒,想变成这根大肉棒的肉穴,让这根大肉棒变成他的,想让这个男人变成只属于他的人,用只属于他的大肉棒肏干他,在他的穴里射出只属于他的浓厚精液。

不……不对……他是男人,怎么能变成一个男人的肉穴?这个男人还是他最瞧不起,最鄙视的低贱民工……

荣柏文刚要神经质地咬住自己的手指,却不经意对上男人的眼睛。男人的眼睛暗沉沉的,翘起的嘴角却挂着一抹痞气的笑,而后男人的目光一转。

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去,荣柏文看到男人的大拇指拉开他的穴口,先是深红的大龟头顶进小穴里,然后是青筋虬结的狰狞肉棒进入小穴里。

亲眼看着自己被肉棒干进去,以及体内被干进去的感觉刺激得荣柏文大腿紧绷,硕大的龟头准确地干到敏感点。

“啊——”荣柏文仰着脖子尖叫一声,挺腰抬起屁股顶住男人的胯,性器弹跳几下,竟然一抖一抖地射出浓白的精液。

犹如牛奶,却比牛奶更加浓厚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射在荣柏文高潮时的脸上,大片大片的红晕从荣柏文的脸一直布满他全身的肌肤。

头发上、脸上、下巴上、胸膛上,还有衬衫上沾着自己精液的荣柏文因为高潮越发敏感,熊志鹏却还是不放过他。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只是插进去就射的一天,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那种灼热的渴望,那种全身无力的绵软,还有一插就射的羞耻感,全部化为抽搐的高潮,是如此的令人沉迷。

“是不是很爽?”熊志鹏弹弹荣柏文半软的性器问,性器哆嗦着又吐出一丝津液。荣柏文被领带绑住的双手挣扎似的握紧,潮红的俊脸汗津津的,眼角挂着要落不落的泪珠子,看得熊志鹏喉咙发紧,肉棒又胀大几分。

荣柏文张张嘴,刚要吐出的话语却因为一个猛烈顶入变成沙哑的呻吟,削瘦的腰震颤得十分厉害,又圆又翘的双臀间,一根湿漉漉的黑紫肉棒快速地抽插。

“啊……啊……嗯啊……”每一次撞击都顶到极深处,大龟头反复地蹂躏柔嫩的肠壁。荣柏文承受不住巨棒又进又出地肏干,尤其熊志鹏故意让他看着自己怎么被巨棒一次次地干进去。

“感觉到我的形状了吗?”熊志鹏一边问,一边用大龟头明显的棱角顶撞敏感点。激烈的快感逼出荣柏文更多的泪花,半张的嘴角流出晶莹的津液,性器颤巍巍地半硬着,绞紧肉棒的肠道急促地收缩,给予肉棒更加强烈的快感。

“呼……”熊志鹏大吸一口气,爽得只想全身贴紧荣柏文的身体。

他放下荣柏文的双腿,让那双腿环住他的腰,而后他把荣柏文的双手举到头顶,全身的重量再压在荣柏文的身上。

健壮阳刚的男性肉体滚烫地贴着荣柏文,男人坚硬饱满的胸肌压着他的胸膛,硬如小石的乳头故意刮着他的扁平的小奶头,男人热烫的呼吸肆意喷洒他的脖颈和脸上,温热的舌头灵活地掠过他的下巴嘴唇和耳朵。

明明是一具与他构造一模一样的纯男性肉体,此时却妖娆得像个妖精,古铜色的肌肤沾满汗水,显出油光水滑的漂亮色泽,荣柏文突然觉得喉咙干渴无比,情不自禁地舔了舔熊志鹏肩膀上的汗水。

“呵……”

耳边传来轻笑声,不等荣柏文回神,刚刚停留在他体内不动的肉棒猛烈地摇晃抽插,仿佛刚刚的温情脉脉都是荣柏文的错觉。

“禽……兽……啊嗯……啊……”男人的胯部猛烈地撞击白皙的屁股,挺翘的圆屁股一波一波的抖动,发出啪啪的撞击声,啪啪声中混着肉棒肏干小穴的噗嗤水声。

两个大男人挤在狭窄的木板床上,四肢舒展不开。可是正因为这狭窄的空间使两人的肉体越发贴近,他们的身下发出板床不堪承受的吱呀声。

工棚里充满精液和汗水的味道,昏黄的灯光照耀着木板床上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男人身影,小小的子弹内裤和一条普通的白色棉质内裤随意地丢地上,牛仔裤、西装裤扔在一条长凳上。

两条修长笔直的腿不但环住男人的腰,而且脚尖勾住脚尖,脚的主人缩紧臀部迎合肉棒的到来。

“不……行……嗯……太快了……”越来越快的速度令荣柏文想起熊志鹏第一次肏干他的快感,身体似乎越来越沉迷熊志鹏的肏干,灵魂也越来越沉迷和男人做爱的感官快乐中。

隐隐约约间觉得即使沉迷也没有关系,堕落肉欲中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熊志鹏看着身下的人被他干得一脸潮红,瞳孔涣散,整个身子都轻轻颤抖,湿濡的汗水不停地从脸上、脖子上、胸膛上、腰腹上淌下,股间更是黏腻一片,性器不知何时硬起,龟头硬硬地顶住他的腹肌,在他的腹肌留下一小片透明的淫液。

熊志鹏骨子里的劣根性并没有因为荣柏文不自觉的示弱而失去,熊志鹏全身都处在干着荣柏文的亢奋中,一手扣住荣柏文的腰,便越发狠命地肏干,每次的使力都让肉棒毫不怜惜地干得更深更猛。

肠道一次次被逆向捅开,酸胀感从深处传来,大龟头的棱角勾着肠壁,强迫肠壁分泌出液体,令穴口发出羞耻的噗嗤噗嗤水声。

“唔……”

熊志鹏看不够荣柏文渐渐沉迷肉欲中的痴态,听不够荣柏文带着压抑的小小呻吟,唯一让他不满的是荣柏文总是不肯叫他,他非常怀念荣柏文叫他熊哥时的情景。

附到荣柏文耳边,熊志鹏诱惑地说:“叫我熊哥,叫我就把你干得更爽,让你的鸡巴爽得停不下来,蛋里面的精液全部射空空的。”

边说边捏住荣柏文满是淫液的性器揉弄,粗糙的手掌包裹住阴囊,挤压里面两个蛋蛋。

小穴早就肏成一个直直的圆洞,性器也沦陷在男人的大掌中,荣柏文只觉得下体的快感如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地刺激他深陷肉欲中的躯体。

脑海里只有被干的小穴和被大手掌控的性器阴囊,其他的什么都想不到,荣柏文满含哭腔地叫道:“熊哥……肏我……使劲肏我……”

“告诉熊哥……你爽不爽?”熊志鹏保持着速度,忍住射精的欲望,克制地问。

“啊……爽……熊哥……我爽……啊……”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荣柏文丝毫没有反抗的心思。

这么乖的荣柏文让熊志鹏再也克制不住,腰胯猛地沉下,肉棒根部紧贴着穴口,滚烫的浓精射进肠道深处。

荣柏文缠紧熊志鹏的腰,痉挛着承受他的射精。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在敏感的肠壁上,荣柏文胡乱地抓住熊志鹏的一只手,性器朝熊志鹏的腹肌上射出稀薄的精液,点点的白浊从古铜色的腹缺上滑落,甚是淫靡。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