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41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狼爱上羊,爱得疯狂。其实这不是疯狂,而是明知道爱情无望,才分决绝地疯狂,破釜沉舟。

哪怕最后掏出心,被对方扔地上踩得稀巴烂,痛得撕心裂肺,他也不后悔当初返乡时路过的那座大厦的一瞥,毅然来到荣华集团下面的一个建筑队做一个小小的建筑工,只为跟着荣柏文的项目跑,经常见到他。

当初看他一眼嫌不耐烦的俊美男人现在躺在办公桌上,湿着眼睛看着他,眼睛里全部是他的身影,双唇是他吻红的,西装上衣下的扁平乳头是他昨天吸肿的,屁上的浅红痕迹是他留下的,性器是他肏硬的,小穴也是他肏松肏湿的,两条腿也是为他而打开。

全部都是他的,永远都是他的。

激烈之后,他要温柔地疼爱他,慢慢地感觉他身体的一切,也慢慢地把自己的一切印刻在他的身体。

巨大的肉棒温柔地捣弄小穴,动作不急不缓,包头每一次都撞击到肠道深处,来回的穿刺感令荣柏文只觉得那里又酸又麻。男人沉甸甸的囊袋随着律动啪啪地拍打他股,荣柏文两条腿软得缠不住男人的腰,男人一察觉到他的腰往下滑,立即双手抓住他的小腿,掰开了腿往里面肏。

黑紫的棒身摩擦肠壁的快感一阵接着一阵传给熊志鹏,尤其过于庞大的龟头卡住肠壁时来回的推挤,更让敏感的龟头享受到无上的快乐,而龟头每次深插撞到底部时肠道就会强烈收缩一次,挨肏的屁股还会主动抬起求肏,屁股的主会则会迷乱地抠住桌子或者抓住衣服。

原本整洁的西装上衣早就在肏干中卷到腹部以上,露出精瘦的腰身,领带松开,荣柏文朝上梳起的刘海一缕缕地散开,薄薄的汗水顺着鬓角流淌,刘海贴服在额头鬓角上,迷乱的脸异常诱人,轻咬的下唇隐隐透出一丝克制的诱惑。

熊志鹏突然拔出肉棒,粗长的肉棒顶上荣柏文的性器,两根性器交颈摩擦,熊志鹏用茎身上下摩擦对方性器的茎身,两人凹凸不平的青筋互相摩擦,而后是互相摩擦龟头,一起吐出透明的淫液。

后方失去肉棒的小穴变得空虚,前方的性器却因为磨蹭着肉棒而兴奋不已,更加显出小穴的空虚寂寞。

荣柏文想命令熊志鹏继续肏他,却又拉不下脸,他纠结地咬住右手食指的指尖,眉头皱起,拿眼睛瞟熊志鹏。熊志鹏邪气地轻笑,龟头拨弄着他的阴囊,然后来到后方,在小穴四周绕着圈,就是不肯进去。

荣柏文抬着屁股追逐他的肉棒,湿透的小穴饥渴地收缩,露出圆孔的穴口清晰可见里面同样饥渴的肠肉,粉嫩嫩的肠肉想挨肏,骚浪地蠕动,骚得流水。

荣柏文难受得不得了,偏偏男人就是不肏他,看着他硬着性器缩着小穴也不肏他。

“进……来……”荣柏文羞耻地说出两个字,眼睛紧地闭着,肉棒停止绕圈,顶住穴口。

“进来你就是我……”老婆。

熊志鹏硬生生把最后两个字改了:“……鸡巴套子……”

身体的渴望逼得荣柏文呜咽一声,带着哭腔地说:“我是你的鸡巴套子,你进来肏我……”说出这知句话就是已经承认自己是对方的鸡巴套子,没有底线。

荣柏文神情脆弱,身体却主动放松地吞吃男人插进来的肉棒,他抬高屁股,淫汁顺着股沟流到他的后腰,一只手突然扣住他的腰,将他猛地朝后一拽,屁股狠狠地往胯下一按,肉棒猛干到底。荣柏文蹬直双腿,穿着白袜子的脚绷直脚背,浑身剧烈地抽搐,性器更是喷射出精液,射了他自己一身一脸。

小穴绞得熊志鹏发疼,也爽得他头皮发麻,他拔出肉棒,大开大合地猛肏高潮中的小穴,缩得死紧的肠道立即被他强制性地肏开,圆圆的大龟头蹭过敏感点,左摇右摆地变抽象角度肏干淫肉,密集肏干小穴。

“不要……啊啊……”荣柏文伸手去抓男人,想小轿车人如此快速密集的干他,却被男人抓住双手并拉起,变成双腿大开的坐姿,屁股更是直接坐到底部。

姿势的改变让肉棒进得更深,龟闲顶住弯头的可怕深不但让荣柏文害怕,也没有安全感,他不由自主地搂住熊志鹏的脖子,呜呜咽咽地抽泣。

“宝贝,我插到底了。”熊志鹏明显感觉到龟头插到弯头,强烈的压迫感挤压着龟头,熊志鹏深吸一口气,大力地揉着荣柏文的屁股。

荣柏文整个人哆哆嗦嗦地发抖,时不时地抽气,显然是被熊志鹏肏怕了。再这么干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会真正地丧失自然,成为对方真正的专用鸡巴套子。

“不要肏……呜……我帮你咬……”荣柏文哽咽着哀求。

熊志鹏抓住两瓣弹性的屁股,不软不硬,还很大,他感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摸的屁股,人长得帅,身材也好,性器也不小,屁股还大。不愧是他爱的人,处处都长得好,还有哭的时候也好听,声音沙沙的软软的,越听越想把他肏坏了。

熊志鹏想听他崩溃时的哭声,想看他被干到意识不清的样子。

于是,荣柏文哽咽的哀求令他心里的欲望鼓胀,抓着屁股的双手越来越用劲,他伏在荣柏文耳边万分温柔地拒绝:“不行。”

话音刚落,他抬起荣柏文的屁股,再往肉棒上按去。

肉棒直直地冲进小穴里,龟头的棱角蹭过敏感点,接着是茎身蹭过敏感点,一整根肉棒逆向朝上全部插进肠道里,被肏开的肠肉激动地发抖。荣柏文捂住嘴巴,堵住失声的尖叫,猛烈的快感冲击他四肢百骸,他的屁股被男人的大手朝两边掰开,只露出红肿的穴口,一上一下地吞吐肉棒。

“一干深你就会缩着小穴,是不是很爽?”熊志鹏抓紧两瓣屁股,一次一次的朝肉棒按去,龟头直冲到底地干着弯头。

底部强烈的压迫感令荣柏文脑袋发昏,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熊志鹏从里至外的肏透,原本克制住的性欲被这个男人一点儿一点儿地肏出来。情欲在他体内翻涌,生理泪水模糊他的视线,导致他看不清墙壁的颜色,口水不可控制地流出,但他本能地拼命捂住嘴,生怕自己尖声浪叫。

可是他快忍住了,肠道彻彻底底被男人肏透了,屁股也开始随着男人的手劲而扭动,肉体已经学会从后方获得快感,前方的性器也被男人的腰腹磨出淡黄色的尿液。

荣柏文身体软软地倒进熊志鹏的怀里,双手渐渐捂不住嘴,下巴早已挂满透明的津液,一滴滴地落在男人的后背上,染深背心。

脑海什么都不想,只想被男人的肉棒痛痛快快地干个爽快,然后被男人内射。

瞳孔逐渐放大,荣柏文双眼也开始变得空洞,双手松开嘴巴,哑着嗓子说:“好爽……使劲……啊啊……还要……”

熊志鹏扭过他的脸,一看他神志不清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他舔干净荣柏文的嘴唇和下巴,荣柏文乖乖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勾引他继续舔他,唇舌的缠绵满是甜蜜的滋味,好像对方的津液都变得好吃,荣柏文不停地吞咽索取。

下体依然承受着对方狂肏猛干,淫汁浪液喷溅,赤裸白皙的大腿内早就磨红了,喷溅出的淫汁打湿两人的阴囊。只解开裤腰带拉开拉链的牛仔裤被喷湿一大片,金属钮扣摩擦着雪白的臀部,冰凉感刺激得荣柏文一阵呜咽,一手摸到自己的腿间,抓住自己的阴囊就是一阵乱揉,另一只手握住性器就蹭熊志鹏的腰腹。

“再摸下去,你很快就会尿出来。”熊志鹏掰开他的双手,单手反扣到身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