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47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双腿被膝盖挤开,男人强势地挤到他腿间,用力地吻着他,像是要把这几天的思念全部化为吻,索取他的津液。荣柏文几乎失去反抗的能力,不由自主地环住熊志鹏的后背。

又猛又强的吻散发出强烈的情欲气息,交缠到一起的两条舌头互相舔着,然后就是缠绕,津液顺着嘴角往下流,湿了两人的下巴,贴在一起的嘴唇舍不得分开,摩擦着吮吸着。

熊志鹏用鼓鼓的下体磨蹭荣柏文同样鼓起来的腿间,激动的情欲在磨蹭之间越越肿胀。熊志鹏按住荣柏文的屁股,固定住他的屁股,继续使劲地蹭他裤裆凸起来的部位,两人战栗不已,勃发的欲望隔着裤子做最亲密的接触。

荣柏文腿软,挺起下体磨蹭包裹在内裤里的硕大器官。

熊志鹏顿时激动地拉起他一条腿,越发放肆地磨蹭他的腿间,巨大的龟头隔着内裤顶撞他的凸起部位。

好棒好棒,老婆的鸡巴也想摩擦他的鸡巴,老婆好棒。熊志鹏高兴得快发疯,又猛地拉起荣柏文另一条腿,让他双腿环住自己的腰。而他由一手环住荣柏文的腰,一手托着荣柏文的屁股,把荣柏文抱进宿舍里,脚一勾带上门,顺手把门反锁了,谁也打不开。

一路上,熊志鹏都舍不得离开荣柏文的双唇,吸也要吸住一片嘴唇。荣柏文勾住他的脖子,薄唇撩拨似的蹭着他的嘴唇,软软的舌头舔着他的嘴角,描绘着他的双唇。熊志鹏一不小心,那原本吸在嘴里的嘴唇就会溜走,他只好用双唇抿住那绕来绕去的舌尖,再用牙齿咬进嘴巴里吸一吸。

“嗯唔……”荣柏文低声呻吟,双腿间凸起的部位贴着熊志鹏的腹部。

熊志鹏受不了地按住他的屁股,让他的腿间更加贴紧自己。

走到上下床前,熊志鹏喘着粗气把荣柏文放到自己的床铺上,床只有一米宽,又是下铺,空间狭窄,熊志鹏弯着腰亲吻荣柏文的脸,指尖颤抖地捏住外套的拉链往下拉。当外套拉链拉开时,他看到荣柏文没有来得及换下的衬衫不但皱巴巴的,而且扣子都没有扣上。

胸膛上是没有擦的精液痕迹,小奶头仍然是扁平的样子,但在熊志鹏眼里却可爱死了。他低头舔上小奶头,将小奶头舔硬,舌尖在乳晕周围流连不去,而后舔去荣柏文不小心射在身上的精液痕迹,精液的腥味是所爱之人的味道,他喜欢到极点。

熊志鹏迷恋地舔干净荣柏文胸上和腹上的精液,荣柏文被他舔得喘息不已,两个小奶头硬硬地挺在起伏的胸膛上,白皙的皮肤更被舔出一道道晶亮的水痕。

熊志鹏把脸埋在荣柏文的腿间,英挺的脸庞隔着裤子磨蹭凸起的部位,看到这个画面的荣柏文被他刺激得浅浅呻吟,竟挺着腰去蹭他的脸颊。

“大少爷,你裤裆都搭起小帐篷了,我好像闻到了精液的味道,你下面也没擦吧?”熊志鹏一边说着,一边半蹲着解荣柏文的裤子。

刚解开裤子,一根坚硬的性器就跳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脸上,熊志鹏看着性器的眼睛有些发直,他想过老婆没擦掉精液就来找他,却没有想过老婆居然没有穿内裤,一看到平时衣衫整洁的老婆现在在他面前没羞没臊的不穿内裤,熊志鹏下体就要炸了。

这幸福到要死的爆炸感令熊志鹏亲上性器的龟头,性器敏感地弹跳一下,荣柏文抓紧床单,扭着腰想用性器再碰碰熊志鹏的嘴唇。

熊志鹏舔舔溢出淫液的铃口,淫液浅淡的味道勾引着他,他又舔了几口铃口,感觉着性器在他舌下弹跳。他毫不犹豫地扒掉裤子,埋在荣柏文的腿间继续舔着性器,敏感的龟头、肿胀的茎身,还有阴囊,他都不放过地舔一遍,直接上面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

他的手挤到荣柏文股缝里,粗糙的长指揉着松软的穴口,再伸进两个手指撑开,探探里面是否真得已经变得柔软。那被主人的手指肏干过的小穴此时软得不像样子,柔嫩的肠肉一碰到手指就吸住。熊志鹏摸到枕头下,拿出一直藏在枕头下润滑剂,挤到手上,然后把手指插进小穴,将润滑剂送入荣柏文的体内。

冰凉的润滑剂一进入荣柏文体内,荣柏文就打了个哆嗦,他抱住熊志鹏的头,性器直插进熊志鹏的嘴巴里,耸动腰身肏熊志鹏的嘴。

熊志鹏收紧口腔,让他肏得更舒服一些,手指扩张穴壁,使小穴变得更加松软。

前面的性器肏干着男人的嘴,后面的小穴被男人的手指按摩敏感点,双重的快感从荣柏文下体升起。熊志鹏将性器吞得更深,荣柏文低哑地呜咽一声,喉管紧压龟头的快感刺激的他浑身毛孔都舒张开来,深入小穴的手指熟练地挑逗他。他只能张大腿,让熊志鹏吞吐他的性器,让手指在他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地抽插。

直到熊志鹏觉得他的小穴足够松驰,才摸索到消毒盒,取出里面的按摩棒,均匀地涂抹上润滑剂。

熊志鹏架起荣柏文两条腿放在肩膀上,熊志鹏抬起头,嘴角挂着银丝,轻声安抚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啊……”逼真的假龟头一寸一寸地挤进小穴里,荣柏文感觉到紧致的肠道被逆向地撑开,肠肉被推挤开,按摩棒越进越深,一直到外面只留手柄才停止。

人亲眼看着按摩棒被熊志鹏插进他的体内,他既害怕又兴奋,身体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自己变得不像自己,总希望深一些再深一些,把他彻底填满。此时按摩棒整个插进体内,他觉得心满意足,这样的自己哪还像过去的他?

“难受吗?”熊志鹏担心地问。

荣柏文抿着嘴唇直直望着熊志鹏,染着情欲的眼睛望得熊志鹏心头发颤,低头亲亲他的眼睛:“不喜欢就告诉我,在我面前你不用忍着。”

“我讨厌你,从心底讨厌你。”荣柏文哽咽地说,双眼蒙上一层泪光。

熊志鹏愣了一下,苦笑道:“我知道。”

“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死变态。”

“我知道。”

“你强奸我。”

“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荣柏文大声质问,眼泪却流了下来。

“我知道对不起没有用。”熊志鹏看不得他一点儿泪水,一滴滴顺着眼角流下的眼泪划伤他的心脏,痛得他一抽一抽地疼。可是他没有办法,什么办法都没有,也补偿不了荣柏文受到伤害的心。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把我变成和你一样的变态,喜欢被你肏,用后面就能射精,我整个人生都要被你搞得乱七八糟。我原来可以踩着别人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一切,现在我害怕辊人知道我是一个喜欢被男人肏的变态,我会被别人踩在脚底下,我会变得一无所有,都是你的错!全部都是你的错!”即使眼泪不停地流,荣柏文也没有发出一声哭泣,他望着上铺的床板,语气空荡荡的。

熊志鹏说不出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他从一开始就用错了手段,如果他一开始就大胆地追求,也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那时他清楚地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荣柏文是什么身份,他的追求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害怕对方的拒绝,不择手段地得到荣柏文。

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过,所谓的追求也只是想想罢了,而得到过后他就更害怕失去,只想每天每天地拥抱荣柏文,揉进自己的血肉里,一丝一毫也不放开。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