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48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舌头舔过眼角,咸涩的泪水味道在熊志鹏的嘴里扩散开,心里的苦涩顿时令他眼眶一热,几乎也流出泪。

他怜爱不已地继续舔去荣柏文流出的眼泪,轻柔地吻着他的眉眼,越吻心里越难受,以前充满在心口的甜水都变成苦水。

求得身求不得心最是悲哀。

“对不起,对不起……”

熊志鹏不断地重复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要怎么道歉才能求得荣柏文的道歉,高大的身体隐隐发抖,充满可能失去荣柏文的恐惧。

荣柏文看向他,冷冰冰的眼神令人心口一片冰凉。熊志鹏看着他没有温度的眼睛,固执地亲吻他的眼睛,仿佛这样做能让这双眼睛染上温度,再也不会这么冰冷地看着他。

同样冰冷的双手爬上熊志鹏的脖子,没有一丝茧子的柔软指腹扣住熊志鹏的下巴,荣柏文凶狠地吻上他的嘴唇,同时翻身压上熊志鹏,两片薄唇上下翻动着亲吻那两片嘴唇,扣住下巴的手转来双手捧住熊志鹏的脸。

熊志鹏以反常态的没有热烈地回应他,任由他吻着他,只敢用双唇亲昵地蹭蹭荣柏文的嘴唇。

许久,荣柏文才停止这凶狠的亲吻,他双腿大开地跨坐在熊志鹏的腰腹上,巨大的按摩棒充满肠道,肉粉色的手柄卡在他的屁股间,荣柏文好像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状况。他在过于狭窄的下铺中无法直起腰,头一抬就能撞到上铺的床板,他弓着身子,注视着身下的男人。

英俊阳刚的面容,略微粗糙的皮肤,眉毛很深,眼睛也大,鼻子也挺,嘴唇被他吻得又红又种。荣柏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得入神,不知不觉低下头,额头轻轻抵着男人的额头,散落的刘海立即垂到男人的额头上。

两人的呼吸有些浓重,鼻尖也互相抵着,一呼一吸间都嗅到对方身上的气味,熊志鹏的汗味、荣柏文身上残留的香水味,还有精液淡淡的腥味,变成暧昧的味道。

也许是体内的按摩棒作怪,荣柏文最先忍不住舔了一下熊志鹏的上唇,立即身上像窜出细细的电流似的又酥又麻,他又舔了一口熊志鹏的上唇,仿佛确定适合自己胃口一般覆熊志鹏的双唇。

熊志鹏温柔地把他的刘海撸到脑后,回应这一点儿都不狠的吻,似乎刚才的凶狠是梦一般。

两人难得如此温情的接吻,熊志鹏本能地要扣住他的腰。手刚碰上腰,荣柏文命令道:“不准动。”

熊志鹏手顿了顿,慢慢缩回腰侧。

荣柏文满意地眯起眼睛,嘴唇细致地亲吻他的下巴,舌尖舔着对方不管怎么刮都会麻麻的胡渣。他前后挺动着下身,充血成猩红色的性器来回摩擦对方子弹内裤里的肉棒,龟头不时地顶撞到对方勒在内裤里的龟头,在内裤上留下深色的水印。

嘴唇来到熊志鹏的脖子上,荣柏文反复舔舐他的喉结。这带着赤裸裸攻击性的动作令熊志鹏兴奋到战栗,手好几次抬起都想扣住荣柏文的腰,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疼爱。可是他不敢,他怕极了自己再走错一步,荣柏文就毫不留情地离他而去。

熊志鹏上下滑动的喉结和仰起脖子的动作使荣柏文出生奇妙的满足感,他轻啃熊志鹏的喉结,再用力的吮吸,听着熊志鹏发出难耐的喘息。下体的性器顿时硬得发胀,他伸手摸着被内裤勒出形状的大肉棒,手指在龟头的位置打圈,马眼分泌出的液体不一会儿湿透布料。

荣柏文将自己的性器摁向肉棒,两根性器官隔着布料越发贴近在一起,两人滚烫的热度穿透布料付给对方。荣柏文感觉到对方的肉棒越来越烫,惹得他的性器也越来越烫,他难受地舔了熊志鹏的喉结一下,另一只手捏住对方深褐色的乳头轻捻慢揉,不一会儿乳头就硬了。

荣柏文抬起头,眼角泪光残存,嘴角勾起诱惑的弧度,揪长乳头,沙亚地说:“你这里也勃起了啊!”

熊志鹏吞吞口水,只觉得荣柏文眼角眉梢都勾人得很,即使他把他的乳头揪断了,他也心甘情愿把另一边的乳头送给他揪。

“宝贝。”熊志鹏轻声唤了一声,大掌试探地放在荣柏文的后腰上,见他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立即爱抚他弓起孤度的后腰,而后又说,“宝贝,我爱你。”

“你爱我?”荣柏文挑起眉梢,使劲地拧着那个乳头,熊志鹏仿佛感受不到疼似的,双眼满是爱意地注视着他。

“对,我爱你,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爱上你了。”熊志鹏毫不掩饰的心思,手掌就像粘在荣柏文的后腰上一样舍不得离开。

荣柏文向前挪动屁股,勃发的性器离熊志鹏的脸越来越近,直到下体整个对着熊志鹏的脸,荣柏文双膝跪在熊志鹏脖子两边,他握住性器,龟头撩拨地擦过熊志鹏的鼻尖和嘴唇,他冷笑道:“你不是爱我吗?怎么不舔呢?”

熊志鹏早就看出来他的心思,他的目光早已被荣柏文流着淫液的性器和插着按摩棒的小穴吸引,他深深吸着性器散发的淡淡腥味,然后从龟头到茎身,一寸一寸地亲吻。每一个吻都轻轻的软软的,而后捧住阴囊怜爱不已地亲吻,一个接着一个的吻落在性器和阴囊上。荣柏文不可自抑地流出淫液,小穴更是紧紧绞住按摩棒,按摩棒上的凸起蹭得肠壁一阵紧缩。

细碎的吻温柔地落在大腿内侧,荣柏文何曾被人如此吻过,只觉得对方亲吻过的地方开始发烫,而那灼热的双唇依然一寸寸地亲吻他的大腿内侧,细嫩的肌肤经不起这磨人的亲吻,只能绷紧皮肤任由对方亲吻。

“啊……”荣柏文呻吟一声,对方越发大胆,不再温柔亲吻,而是用力吮吸,白皙的大腿内侧马上浮出一个淡红的吻痕。

熊志鹏看一眼吻痕,又继续吮吸一边的肌肤,胡渣没刮干净的下马上有时会蹭过敏感的肌肤,麻痒的刺痛使性器硬得更翘,铃口落下一滴透明淫液,拉着丝落在熊志鹏的头发上。

熊志鹏专注地在荣柏文大腿内侧留下专属的痕迹,手却从后面摸到荣柏文的屁股,肉粉色的手柄隐藏着几个按钮。

熊志鹏看着被按摩棒撑成圆形的小穴,穴口不但变成薄薄的一层,颜色也变成淫媚的艳红色,穴口和按摩棒之间挤出不少润滑剂,好似小穴里流出淫汁,画面淫靡不堪。

熊志鹏再也忍不住了,抱住荣柏文的大腿就翻起身。荣柏文冷不防整个人一倒,后背碰上冰凉的墙壁,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熊志鹏跪在床下,把他往自己这边一拽,抱起他雪白的大屁股,两手分开臀瓣,低头就舔吻穴口四周。

荣柏文上身的衣服因为拖拽而卷起到胸口,下半身悬在床外,两条腿则被男人抗在双肩上,湿热的舌头所到之处滚烫无比。荣柏文抓住右边的床头,男人炙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阴囊上,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抗拒男人强制地舔弄他,穴口只要一感觉到舌头就淫荡地缩紧。

“不准舔……啊……死变态……老子饶不了你……嗯……别舔……”下体的快感逼得荣柏文更加放荡地咬紧按摩棒,嘴巴却一点儿不服输。

熊志鹏站起身,抹掉嘴角上的津液,半弯着身说:“我也想忍耐,可是我一看到你就控制不住自己。”他的手放在荣柏文的脸上,粗糙的手掌顺着脸颊一直到肩膀爱抚着,“我想吻你的脸,想吃你的小奶头,想摸你的鸡巴和卵蛋,想舔你的穴,还想肏你,把你肏到射不出精,彻底榨干你,你只能用穴干到高潮,哭着喊着叫我的名字。”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着荣柏文的身体爱抚到下体,性器还高高翘着,阴囊还饱满无比,仿佛在等待他榨干。

荣柏文因他这番话而战栗,他张张嘴巴却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咬紧下唇让男人抚摸他的身体,那只手来到他腿间,握住按摩棒的手柄。

“嗡”的一声轻响,荣柏文陡然瞪大眼睛,熊志鹏抽出按摩棒,振动的按摩棒从内而外的拖拽着肠肉,可怕的凸起像肉钩子嵌进肠肉里,荣柏文抓紧床头想逃避强烈的快感:“混……混蛋……啊……太强了……”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