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49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熊志鹏没有调小振动,他将荣柏文困在下铺狭窄的空间里,不管荣柏文如何扭动屁股,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吻着荣柏文粗喘的嘴:“不喜欢就命令我拿出来。”

说罢,按摩棒插进小穴里,逆向磨过肠肉的凸起几乎快逼疯荣柏文,可怕的快感爆发开,碾压过荣柏文的神智:“振动……啊啊……好强……呜呜……爽……爽死了……啊啊啊……”

那被男人肏熟的小穴非常轻易地接纳按摩棒,振动着肠肉,柔软的肠壁爽得拼命蠕动。第一次使用道具的荣柏文完全不是按摩棒的对方,小穴被震得又酸又麻,小腹爽得直抽,性器止不住地吐出淫液,他不由自主地挪动屁股,希望能减轻一些快感。然而,卡在他腿间的熊志鹏埋首他股间,含住坚硬的性器。

“啊啊……不要吸……啊啊……”性器插到喉管,嫩肉挤压敏感的龟头,荣柏文抱住熊志鹏的头,却怎么也推不开他,激烈的快感在体内四处窜动。

将振动开关推到最大档,荣柏文身体弹跳起来,马上又软软倒进床铺里。熊志鹏吞吐起性器,每一次都深喉,同时抽出按摩棒再插进荣柏文小穴里。

荣柏文轻微抽搐,他揪扯身上的衣服和床单,越来越强的振动都能听到按摩棒的嗡嗡声。突然,他感觉到熊志鹏把按摩棒插到肠道最深处,强烈的振动伴随按摩棒一伸一缩地顶端肏干他的小穴,肠道深处被反复地撑开又撑开,逼真的巨大龟头一次又一次地伸进再缩回,每一次都惹来荣柏文的浪叫。

“啊啊……按摩棒在干我……太快了……啊啊……慢点……唔啊……”不说出来的话,荣柏文觉得自己一定会疯掉。

快速肏干的按摩棒挤开淫肉,强烈的振动带来一波波让荣柏文头脑发昏的快感,他快不能呼吸了。全身的感官只剩下被深喉的性器和小穴,什么都消失了,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

好快乐!他只是一根被男人吃的湿淋淋的鸡巴,一个被按摩棒肏得湿答答的小穴!不是那个叫作“荣柏文”的人,而是正在等待一个叫作“熊志鹏”的男人的疼爱的鸡巴套子。

啊啊啊……他喜欢这个男人吃他的鸡巴,更喜欢这个男人的亲吻,把他疼爱到骨头里,把他的小穴肏得松松的,射得满满的,他会扒开精液直流的小穴命令他。

喜欢……喜欢死了……

大股的精液直射进熊志鹏的食管里,痉挛的小穴将按摩棒挤出体外一大截,伸缩的棒身似乎还想全部钻进小穴狠狠肏干淫荡的肠道,却徒劳的干出淫汁。

熊志鹏毫不犹豫地吞下精液,嘴巴刚刚离开性器就看到下面的小穴高潮时汁水乱溅的淫乱画面,再一看荣柏文早就四脚摊开,一副任凭对方随意肏干的绵软模样。

熊志鹏拔出按摩棒,拉下内裤,换上自己的肉棒。他俯下身子,摸上荣柏文的额头,将凌乱的刘海撸到脑后,露出汗水湿透的俊美脸庞。荣柏文微微张开的嘴舌尖探出,熊志鹏低下头,撷住小小的舌尖,荣柏文主动伸出舌头,站在他两腿之间的男人扣住他的腰,一寸寸地插进按摩棒肏松的小穴里。

高潮不久的小穴敏感得不像样子,肠肉不停地蠕动,一副没咆饱的样子。比按摩棒更粗的肉棒轻而易举地肏开肠肉,向深处插去,最后直直插到底部。淫肉贪心地吸附住肉棒,凹凸不平的青筋契合地嵌进淫肉里,满满地插满肠道。

荣柏文痴痴地熊志鹏缠吻,他的手使不上力气,熊志鹏主动抓住他的手,荣柏文立即高兴得眼睛弯起,竟有一股纯粹的天真。五指无力地插进熊志鹏的五指里,熊志鹏看痴他的笑颜,一下子握紧手,十指紧紧交缠,肉棒抽出用力撞进去。

“唔……”荣柏文闷哼一声,双腿缠不紧男人的腰,几次滑落下来都被男人拉到腰上。

男人朝前撞着,一点一点地把悬在床外的屁股撞进床里,堪堪只留半个白屁股露在床外方便他肏干。

“宝贝,我好爱你。”男人大开大合地干着荣柏文,湿软的肠道更喜欢吃他的大肉棒,龟头的棱角一肏开肠肉,肠道就绞得非常紧。他只能拼命地肏干缩紧的肠肉,于是小穴流出更多的淫汁,肠肉越发紧地吸着肉棒,摩擦出更多的快感令两人快乐。

荣柏文每次被男人肏干到头快培到墙壁时,男人就扣住他的腰,把他摁到胯下猛肏。他听到肉棒肏空间地的噗嗤噗嗤水声,以及男人撞击他屁股的啪啪肉声,肠肉与肉棒的激烈摩擦快令他小腹发胀,蹭着敏感点狂干的龟头一次次干到肠道底部。

射过精的性器还是疲软地垂着脑袋,荣柏文想把自己摸硬一些,但是男人及时抓住他的手,两只手都被男人抓在手里。

“摸摸我下面……唔……把我摸硬……啊……”荣柏文抬高腰,想让性器蹭到男人的腹肌,把性器蹭硬,可是男人有技巧地躲过。

“我要把你肏硬,我的乖宝贝。”男人猛烈撞到肠道深处,龟头狠狠疼爱着肠肉,嘴上却说着温柔的情话。

荣柏文摇着头拒绝,可是他属于男人的身体怎么可能拒绝得了?

“不要……啊……摸我……啊……很快就能摸硬……呜呜……摸我啊……”荣柏文只想早点儿快乐,沙哑的嗓音软软地哀求,湿润的眼角无比的可怜。

男人舔了眼角一下,心狠地拒绝:“乖宝贝,我要你彻彻底底地属于我,一看到我就腿软鸡巴硬,湿着穴等我肏,永远合不拢腿。”

男人放荡的话语犹如强力催情药,听了就会发情,荣柏文想要自己彻底属于男人,完全地放纵自己。

“我是你的……啊……小穴已经肏成……肉棒的形状……嗯啊……把我肏……肏硬啊……”荣柏文断断续续地说,后方的小穴随便让男人狂肏猛干,“小穴……啊啊……嗯……是你的鸡巴……套子……嗯……喜欢……喜欢你肏"

熊志鹏感觉所有的血液都冲到下体,全身的细胞都沸腾地大叫着快点儿肏死这骚货,不准他再那么骚那么浪,但他喜欢他在他身上那么骚那么浪。

熊志鹏干脆把自己压在荣柏文的身上,拼命耸动子弹内裤包裹住的古铜色屁股,啪啪响亮撞击那个又白又圆的大屁股,黑紫的粗长肉棒更是在白屁股里进进出出。白屁股的主人为了让自己硬起来,只能抬起屁股将小穴送给肉棒肏,于是那白屁股被男人干得一颤一颤的,臀尖早就撞红了。

荣柏文忘记自己是谁,逼出眼泪的眼睛模模糊糊看到男人阳刚的脸,男人享受地闭着眼睛。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下巴滑落到他脸上,一滴汗水正好落进他的嘴里,咸咸的汗水味道是属于男人的。他情不自禁地舔上男人的下巴,一滴汗水落在舌尖上。

熊志鹏看到他舔自己的汗水,忍不住干得更猛了,让荣柏文再也生不出一丝挨肏之外的小心思,神情迷乱地抱住他的后背,哭叫着求饶:“快点儿……啊啊……求你快点儿……啊啊……肚子胀……呜呜……”

“宝贝……宝贝……我的宝贝……”熊志鹏心都被哭软了,肉棒却坚硬如铁,磨得荣柏文一脸崩溃,手指抓着他的后背,抓出一道道清晰的红痕。

荣柏文腿早已缠不住男人的腰,软绵绵地悬在床外,小穴喷出的汁水弄得两人下体一塌糊涂,而性器也如男人说得那般被肏硬了,可是男人越肏他,他小腹就越胀。

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解脱,习惯性地咬住手指,男人马上用嘴咬住他的手指,不让他咬,反而自己一根根地舔着手指头,将五根手指头舔得满是口水。

随后,男人抓住他的手,压在头顶上,一下一下地狠狠干他,让他再也不能咬住手指伤害自己,也不能伸手碰触到男人。

“呜呜……抱抱我……”荣柏文留恋熊志鹏宽阔的胸膛,母亲拥抱他的记忆早已随着他长大变成模糊的记忆,熊志鹏的怀抱成为他此生最鲜明的温暖。

抱抱我……我就什么都给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