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50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荣柏文模糊地想,只要男人能一直抱着他,他就什么都给他。

荣柏文哭泣的脸过于脆弱,熊志鹏心软,但又担心荣柏文毛病一发作又开始咬手指头,于是他一手抓紧荣柏文两只手,一手虚虚地抱住荣柏文。

荣柏文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呜呜咽咽地呻吟着:“熊哥……唔……我不行了……要射……啊……”

熊志鹏此时怎么听“熊哥”这两个字怎么不顺耳,这是他老婆啊,怎么可以和别人一样叫他熊哥呢?

他扭头亲亲老婆的耳朵,朝老婆耳朵吹吹气:“宝贝,熊哥是别人叫的,你要叫我老公,乖,叫一声老公。”

荣柏文根本没听清楚他说什么,他要他叫什么就叫什么:“老公……啊……”话音刚落,小穴就承受肉棒凶猛的肏干。

“老公疼你。”

一听这一声老公,熊志鹏就激动得要命,更加不要命地肏好不容易得到的老婆,恨不得现在就死在荣柏文身上。

本来就肚子胀的荣柏文再也忍耐不住,尿液哗啦啦射了两人一身。熊志鹏一看老婆射尿了,整个人都被小穴吸得骨头酥麻,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激烈地打上肠壁,肠壁哆嗦着绞紧,熊志鹏顿时美得趴在老婆身上直喘气。

两人喘了许久气,各自的心脏都因为高潮而怦怦直跳,但荣柏文久久无法从激烈的性爱中回神,全身上下都是汗水。熊志鹏稍微动一下,都会导致极度敏感的小穴痉挛,荣柏文更是直打颤,眼角滑下许许多多的泪水,两条赤裸的长腿软弱无力地垂挂在床边,精液顺着股沟流到床沿上。

熊志鹏舍不得离开荣柏文的体内,他撑起手,看着荣柏文俊美依旧却狼狈的脸,心里涌出无限的柔情,低下头轻轻吻着荣柏文的双唇,丝毫没有离开荣柏文屁股的胯部轻柔地扭动,半硬的肉棒温柔地搅弄射满精液的温暖甬道。

“呃……”敏感的肠道承受不住更多的快感,本能地收缩,却引起更多的快感。荣柏文挺起胸膛,仰起脖子挣扎,可是身体早已被男人压制住,他也没有多少力气挣扎。

男人站在他敞开的股间,万分温柔地缓慢肏干他。即使如此,乳白的精液还是被肉棒噗嗤噗嗤地捣干出来,肉棒有时还会上下扭动,对着敏感点研磨,荣柏文小腹一抽,哭叫着流出一小股尿液。

“宝贝,你好棒,小穴太厉害了,鸡巴又尿出来了。”熊志鹏揉着荣柏文疲软的性器,从包皮里拨出龟头,粗糙的指腹蹭着流着尿液的铃口。

“不要摸……啊啊……”性器最敏感的部位被如此玩弄,荣柏文又开始痉挛,后方承受肉棒肏干的小穴又开始抽搐,好像又快高潮。

熊志鹏不急不快地肏干着,每一下却插得极深,荣柏文呜呜咽咽地哭着。想逃,但是狭窄的下铺他无处可逃,只能乖乖地挨肏。

“呜呜……啊……”

熊志鹏着迷地抚摸着荣柏文的身体,一处处地撩起火。他想自己骨子里其实就是个禽兽,老婆露出越可怜的表情,他就越喜欢欺负。就比如现在,老婆明明已经受不了了,他还是想把老婆肏得更可怜一些,用手把老婆撸得哭出声。

这个世界上只有老婆能把他变成禽兽。

熊志鹏嘴巴一咧,仗着自己体型优势,从里到外,再从外到里把荣柏文欺负个遍。荣柏文硬生生被他缓慢地肏到高潮,可怜的性器被他撸到射。荣柏文整个人哭得狼狈不堪,再也见不到傲气,熊志鹏这才加快速度在他体内射了个痛快。

荣柏文快被熊志鹏搞疯了,0.9米宽的下铺上,这么狭窄的空间,挤两个男人那就是皮贴着皮,肉贴着肉,没有一丝缝隙,黏膜的汗水流满全身,再这么一挤一抱,皮肤就更加黏糊难受。换了平时他绝对受不了一身黏糊糊的汗水,但现在他完全想不到那么多。

熊志鹏抱住荣柏文躺在床上,荣柏文趴在他身上可怜兮兮地喘着气,两瓣红通通的屁股翘着,随着他吸气声一抖一抖的。一根肉棒半插在流着精液的小穴里,红肿小穴根本得合拢的机会,与他的主人一样可怜兮兮的模样。

熊志鹏的双臂紧紧箍住荣柏文,线条粗硬的下巴怜爱地磨蹭荣柏文的脸颊。他想对荣柏文说,让他跟着他,他会好好地疼他爱他,但是他十分清楚地明白自己要钱没钱,要身份地位没身份地位,凭什么让一个富家大少爷、社会精英跟着他活受罪。他从以前就瞧不起那些要求别人只谈感情不谈物质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太自私。现在他和这些自私的男人有什么区别呢?他不敢再说出让荣柏文跟着他的话,此时此刻他只想默默地抱住荣柏文,让他留下的时间再久一些。

荣柏文的呼吸渐渐平复,除了依然插在小穴里的肉棒使他感到不自在外,他的神志已清醒。

他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感受,他能听到熊志鹏胸腔里的心跳声,也能听到熊志鹏的呼吸声,更能感觉到熊志鹏温暖的体温。作为一个男人,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另一个男人亲密地抱在怀里,他不但不挣扎,反而贪恋这个男人的怀抱。

原来被人抱在怀里是这么安稳的感觉,好像时光不曾流转,静谧动人。

他们谁也不开口说话,宿舍安静得只能看到窗外蓝天白云,交叠躺在床上的两个男人一个微笑地看着趴在身上的人,一个闭着眼睛,神情安详。即使他们的下体情色地结合在一起,污浊的体液流淌,依然不能打破这份宁静。

太阳渐渐西下,时间越来越接近工地下班的时间,荣柏文绝不允许自己狼狈不堪的一面被其他人端详。他勉强撑起身子,残留着泪印的眼角略显殷红,几缕发丝滑过眼角的模样令熊志鹏怦然心动,他怎么舍得他的宝贝离开,急忙又想把他搂进怀里。

“再不放开我,我就杀了你!”荣柏文的嗓子嘶哑难听,虚弱地威胁。

这样的威胁其实没有一丝一毫的威慑力,但对熊志鹏十分有效果,已经放在他腰上的手不敢用力,虚虚地搂着:“我们还能再约吗?”

“笨蛋!”荣柏文骂道,甩开他的手就起身,半插在小穴里的肉棒“啵”的一声滑出体外,松驰的穴口顿时涌出大股的精液,后方好似失禁的感觉让荣柏文一脸不悦,“蠢货!”

一连骂了两次,本来自信心不足的熊志鹏觉得自己没希望了,更加舍不得荣柏文离开,抓住荣柏文一只手,艾艾地唤道:“宝贝……”

蠢死了!他一定是被外星人附体才会承认这个家伙是他的男朋友!荣柏文毫不留情地抽回手,脸色越发不好看,腰酸腿软,后面还在流着精液,这个家伙却还在犯蠢,不可原谅。

熊志鹏难过地看一眼自己空空的手,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挽留住这个人?心里空空落落的,想填满却填不满。

熊志鹏再也忍不住了,抱住荣柏文的腰,哀求地说:“别走,我舍不得你走!”

荣柏文眼色瞥一眼熊志鹏,嘴角淡不可见地向上弯起,冷哼一声:“哼,你不是屌大能上天吗?现在怎么求我了?”

“我屌再大,也只会求你让我肏你。”熊志鹏厚着脸皮,胸膛直贴荣柏文的后背,坚硬的乳头色情地摩擦他的后背,“宝贝,我以后还能肏你吗?”

蠢得让人不忍直视!荣柏文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挥到他脑袋上,然后一推,把他床上去。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