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51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老婆为什么越来越暴躁?难道老婆真得要和他拜拜了?不要啊!熊志鹏既难过又纠结,不停在心里哀嚎,手却不敢再碰荣柏文一下。

荣柏文弯腰去捡地上的裤子,撅起的屁股又白又圆,中间的穴口开着小也,显然是被肏松了,一时半会合不起来。白花花的精液从穴口涌出,糊着松驰的褶皱,还流过会阴,一直流到阴囊上,白皙的大腿内侧更是遍布吻痕和精液,这腿间的一幕看得熊志鹏呼吸都快忘记了。

他悄悄下了床,大手袭上那两瓣臀瓣,半跪在荣柏文身后,抱着他屁股就亲。

腿软的荣柏文立即站不稳,身后的男人力气极大,对着他的屁股又是亲又是咬又是吸,两手掰开臀瓣,伸出舌头舔上淫靡的小穴,敏感的小穴一缩,荣柏文气急败坏地问:“你干什么?”

熊志鹏不回答他,舌头轻而易举地插进松驰的穴口,遭受过肉棒凶猛肏干的小穴被舌头温柔地舔舐着内壁,荣柏文软着身子跪地上,双手撑着地,这姿势更加方便男人的舌头的侵犯。

熊志鹏伸长舌头,舌尖尽量朝小穴里探去,勾着里面蠕动的肠壁。享受过肉棒的肠壁本来很满足,但舌头太柔软,磨人地舔着嫩肉,勾去肠道里的精液,肠道舒爽地收缩,挤压出越来越多的精液。荣柏文被舌头舔爽了,身子越发的软,手臂再也撑不住身子,整个人趴在地上,只有屁股被男人抱着,一直高高地撅起。

“你这死变态……”荣柏文呜咽一声,小穴爽得夹住舌头。

柔软的肠肉夹住舌头的感觉令熊志鹏兴奋不已地继续舔弄肠壁,下身的肉棒也复苏,笔直地竖在腿间。

明明身体已经酸软无力,但是舔穴的快感却使荣柏文硬了起来。龟闲从包皮里探出头,透明的粘液挂在龟头上,凝成一大滴,拉着丝落地上。荣柏文爽得眼中溢出泪水,屁股越发撅向男人,湿得一塌糊涂的小穴发出啧啧的舔吸声,长舌一伸一缩地肏干肠道,每一次摩擦都爽得荣柏文眼泪直流,口水横流,肠壁一紧一松。

“小穴……唔啊……啊……”以前被熊志鹏舔过一次穴的荣柏文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而这一次舔穴的快感比上一次强烈很多,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射满精液的肮脏部位被舌头舔得干干净净的画面,舌头伸长地舔肠肉,仿佛所有的淫肉都被舌头舔了一遍。

荣柏文的双手不自觉地掰开屁股,修长的手指陷进臀肉里,仅凭着双肩撑着身体,俊美的脸流露出深陷情欲中的痴态,一边的脸颊趴在地板上,刺激出来的生理泪水流到地上,他整个人既狼狈无比,又色情性感。

熊志鹏拒绝不了荣柏文的主动,舌头越来越快得肏干肠壁,温柔甜美的快感丝毫不见肉棒肏干的狂猛凶悍,荣柏文却喜欢狂肏猛干发泄之后甜蜜仔细的对待。被人珍爱地宝贝着任谁也抗拒不了,反而会希望自己永远是对方的宝贝。

“啊啊……好爽……我好舒服……嗯呃……”荣柏文咬住下唇,屁股再次撅高,臀间的小穴完全失守,舌头进进出出,淫汁浪液一点儿也没有浪费地进入男人的嘴里,贴到小腹的性器快活地流着粘液,地板上已留下一小摊痕迹。

荣柏文越爽,熊志鹏就越高兴,恨不得让他的宝贝尝尽他所给予的所有快乐,毫无保留的浪叫,亢奋的尖叫,低哑的哭泣,全部都是他给他的。

熊志鹏越发放肆地伸缩舌头,他欣喜地感受着肠壁渐渐收紧变僵硬,淫肉在他的舌肉蠕动,挤压他的舌头。他知道他的宝贝要到了,手便按摩会阴处,穴口猛地缩紧,荣柏文的身体也跟着僵硬。

“呜呜……我不行了……唔啊……”荣柏文把屁股掰得更开,手指已经陷进臀肉里,男人早已顾不上吞咽口水,大片大片的口水流到股缝。

快感积累到超过荣柏文能承受的地步,荣柏文口水横流,小穴本能地吸着舌头,他只想早点儿高潮,堕落进情欲的深渊里,化成一头欲兽,让男人肏他舔他。

肠道急剧地紧缩,荣柏文小腹同时急促抽搐,勃起的性器朝前顶,做出射精的动作却没射出任何东西,只有一股股粘液涌出,滴滴答答地落地上。

这时,熊志鹏趁荣柏文松开手,大手掰开屁股,两个大拇指一左一右地分开小穴,松驰的穴口立即展开,露出一个圆圆的孔洞。高潮的小公安部队里面粉嫩的淫肉泡在口水里,挤压出肠道深处的精液,一时间口水精液混合到一起,污浊又色情,向内收缩的穴口闪着口水的水光。

熊志鹏抬起腰,粗壮的黑紫肉棒蹭蹭穴口的口水便长驱直入,一耸一耸地狠干正在高潮的小穴,连绵的快感直从后面传向荣柏文的四脚百骸,高耸的性器随着后方的肏干充血,粘液不停地流出,荣柏文崩溃地尖叫:“不……啊啊……放开……放开……”

嘶哑的叫声伴随着眼泪,他胡乱地扣住地面,恍惚间摸到床腿,便抓着床腿,用尽全力的朝前爬。但熊志鹏哪会让他如愿,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那只抓着床腿的手,随手熊志鹏又用另一只手抓住扣住地面的手,两只手都被熊志鹏拉在身后。

熊志鹏拉起荣柏文的上半身,强迫他抬起胸膛,露出那张口水横流的俊脸,又粗又长的肉棒摆动着撞击小穴,上半身没有支撑点荣柏文被撞得浑身抖动。膝盖大大地分开,阴囊染着汁水,里面其实早就没有多少存货了,大腿内侧水亮一片,胡乱摇摆的性器甩出粘液,腿间依稀能瞧见身后男人快速肏干时摇晃的硕大囊袋。

高潮的小穴被肉棒强制性地肏开,肉棒顶端的龟头像可怕的凿子,凿开绞紧的肠道,拼命往深处肏,最后卡在弯头处。退出一点儿就往里面肏,再退出一点儿继续往里面肏,不断地撞击底部,肠道要被肏穿的恐怖快感使荣柏文不停抽搐痉挛,全身的肌肉都绷紧地凸出来,肚皮清晰可见龟头凸起的形状,一动一动地朝上顶着。

“喜欢老公的大鸡巴吗?”熊志鹏粗喘地问。

“啊啊……喜欢……老公……呜呜……”眼泪混着口水一起流下下巴,荣柏文说不出太长的句子,每一个字充满哭腔。

“愿意做老公的鸡巴套子老婆吗?每天被老公肏鸡巴套子吗?”熊志鹏话说得粗俗,偏偏荣柏文理智全无,什么都依他。

“愿意……啊啊……肏坏鸡巴套子……啊啊……爽死了……”荣柏文只感觉到肠道被肉棒来回地肏干,龟头的棱角勾着淫肉来回地蹂躏,硬是把淫肉蹂躏出汁水,再把汁水肏出体外,荣柏文爽得俊脸扭曲,舌头发僵,下体湿淋淋的。

熊志鹏越肏越猛:“快说你是我老婆,喜欢被老公肏。”

荣柏文被大肉棒顶得身体一直摇晃,汁水喷溅,仰着脸哭着说:“呜呜……唔啊……我是你老……婆……啊啊……喜欢……喜欢被老公……肏……呜呜……”泪水止不住地流,凌乱的头发粘着汗水和泪水贴在脸上,模糊的视线一阵阵地发白,什么都看不到。

“被老公肏坏了……呜呜……不要……啊啊啊……屁股好麻……”一声接一声地淫叫才能发泄出体内的快感。

熊志鹏舔舔嘴唇,甘美的快感裹紧肉棒,淫肉的蠕动令他头发发麻。他拼命地撞击荣柏文的屁股,快速的摩擦引起强烈到极点的快感,他顶住荣柏文的屁股,龟头享受深处的淫肉按摩的快感,再往后一抽,淫肉卡住龟头不让走的慢悠悠感传遍熊志鹏全身。

荣柏文渐渐叫不出声,双腿剧烈打颤,臀肉收缩,性器顶端流下的粘液顺着茎身一直流到阴囊。挨肏的小穴麻木地承受着肉棒的肏干,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快感。

脸已涨红,全身的感觉只剩下小穴被肏干的感觉,追逐肉棒抽出来挺进去的动作。

“老……老公……”荣柏文嘴唇哆嗦,性器充膨胀,肠道紧得熊志鹏肉棒发疼,“射了……唔……”

说着,荣柏文挺着胸膛,扬起脸,疯狂地尖叫。泪水糊满脸,性器抖着射出几股稀薄的精液,再也榨不出一点儿汁,熊志鹏狠命顶撞了痉挛的小穴十几下,荣柏文这下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过于强烈的快感让他崩溃得直哭。

“老婆老婆,你好紧。”熊志鹏趁自己快射时强迫自己拔出肉棒,扣住荣柏文的下巴,就把肉棒塞进他的嘴里,“吞进去。”

带着腥味的肉棒在荣柏文嘴里弹跳着喷射,腥浓的精液射进食管里,荣柏文本能地吮吸这塞得他嘴巴满满的肉棒,他吞得太急,不少精液浪费地流出嘴巴,染脏红红的嘴唇。

熊志鹏看着他收缩着嘴巴吞精的模样,心里涌出无限的爱意。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