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63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熊志鹏掂掂手里的苹果,脸上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冷酷,反而笑眯眯的:“说实话,比起在酒店里干你,我更想试试在陌生人面前干你会是什么滋味。”

正在拼命抠苹果的阿南听到这句话心惊肉跳,震惊地看向熊志鹏,他怎么都想不到客人的恋人居然是一个重口味的人,而在场的陌生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这个被雇来演戏的人。阿南不由自主地朝角落里缩去,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再蹑手蹑脚地朝门挪去。

荣柏文勃然大怒:“你敢!”

熊志鹏眼睛死死盯住荣柏文,盯得荣柏文后背发寒:“你敢当着我的面让人爬到你身上,我就敢当着这人的面干你!”

话音刚落,熊志鹏手里的苹果猛地砸上实木的门,发出好大一声响声。四分五裂的苹果不但砸阿南脸上,汁水还溅了他一脸。这么明显的警告令阿南浑身一抖,他虽然身材高大有肌肉,但都是健身房锻炼出来的,一看就知道比不上常年干体力活的熊志鹏,留下来就是被虐的份。

熊志鹏一脚将一把椅子踢到阿南的面前:“好好坐着。”

阿南半个屁股落进椅子里,整个人想抖又不敢抖。

这时,熊志鹏逼近荣柏文,荣柏文本能要往后退,可是他潜意识里又不肯在气势上输给熊志鹏,立即像一只高傲的天鹅昂起脑袋,丝毫不服软。熊志鹏抓起他一只手,只听“喀嚓”一声,手铐铐住他那只手。荣柏文傻了眼,又是“喀嚓”一声,另一只手也铐住了。

我靠!这是什么意思?荣柏文盯着手铐,半天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手铐?他心里产生不祥的预感,连忙挣动双手,手铐哗啦啦直响。

“姓熊的,你快放开我!”

熊志鹏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眼罩,慢条斯理地遮住荣柏文的双眼。荣柏文不知道眼罩是什么材质做的,遮光效果好到他睁着眼睛也看不见一丝光亮,眼前黑漆漆的,令他非常不安,他急忙扯眼罩,手却被熊志鹏抓住。

“王八蛋,你别太过分!”荣柏文反手抓住熊志鹏的手,咬牙切齿地说。

“我再怎么过分,也没有你过分。”熊志鹏拍拍他的脸蛋,“你可是差点儿让我看了一场活春宫。”虽然熊志鹏觉得荣柏文不会真的这么做,一定有他不知道的理由,但语气里还是带着一丝嫉妒和怒气。

荣柏文什么都看不见,只觉得熊志鹏的手又大又热,手掌上粗糙的老茧磨得他脸有点儿疼,使他的身体微微起了反应,情不自禁地想起熊志鹏的大手抚摸身体的酥麻感,腿间的性器马上翘了起来。荣柏文唾弃自己这个时候还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压低嗓音,故意冷冷地说:“熊志鹏,我和谁上床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我的谁。”

熊志鹏气笑了,手一下一下地抚摸荣柏文俊美的脸蛋:“这是个好问题,我也想知道我是你的谁。”

他一边说着,一边拉开盖在荣柏文下半身的被子。为了演戏演得逼真,荣柏文没有穿内裤。两条白皙有力的大长腿赤裸地落进熊志鹏眼里,熊志鹏眼神一冷,转头看向阿南,无法说话的阿南急忙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同时夹紧下体,好像害怕熊志鹏阉了他似的,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熊志鹏收回目光,他不愿意荣柏文的身体被他以外的人看到,就用自己的身体挡着荣柏文。荣柏文凭着感觉看向熊志鹏,也许是因为看不见,他对熊志鹏的目光异常的敏感,宛如实质地一寸寸看着他的躯体。他的身体早已不知道被对方看过多少遍,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强烈,仿佛雄性巡视自己的领地,令他战栗,又有一种被侵犯的羞耻感,而身体泛起异样的兴奋感。

“你这混蛋到底想做什么?”荣柏文的语气听起来极度的冷静,但微微颤抖的身子以及变硬的性器泄露他的兴奋。

荣柏文的反应一丝不剩地被熊志鹏看在眼里,他挑起荣柏文的下巴,大拇指暧昧地揉弄荣柏文的下唇,另一只手开始解裤腰带:“如果你的嘴巴和你的身体一样老实就好了。”

熊志鹏掏出黑紫的肉棒,硕大的龟头凑近荣柏文的嘴唇,荣柏文立即闻到肉棒的气味。他的性器兴奋得更加明显,一股一股的粘液流出铃口,不一会儿性器顶端就满是粘液,水亮亮的。

一只大手按住荣柏文的头,把他的嘴唇按向肉棒:“舔舔它。”

荣柏文偏过脸,肉棒擦着嘴角擦到脸上:“有人。”

“就是有人我才要你舔它,我要让这个小白脸知道你是谁的人,亲眼看着你舔我的鸡巴,干爆你的屁眼!”熊志鹏扳正荣柏文的脸,狠狠地说:“给我好好地舔。”

“唔……”荣柏文顾忌阿南的存在,就是不肯舔那根肉棒。可是熊志鹏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让他越来越兴奋,于是他脸上表现出不情愿,真当肉棒撬开他的嘴时,嘴巴就自动自发地含住龟头。

湿濡温暖的口腔爽得熊志鹏又把荣柏文的脑袋按进自己的胯下几分,荣柏文双手抓住床沿,趴跪在床边,腰线下弯,浑圆的屁股越发挺翘,熊志鹏虽然看不到两瓣屁股间的风景,但也能想像出两瓣屁股恐怕已经分开,中间那一点嫩红一定无比风骚地一缩一放,两个卵蛋微晃,性器高耸,吐着淫液。

熊志鹏摸上荣柏文光滑的肩头,顺着肩胛骨一路往腰上摸去,充满弹性的白皙肌肤入手温热,养得十分好,如玉一般的滑。他来回地摩擦荣柏文的后腰,腰本来就是荣柏文敏感的部位,大手一摸,荣柏文就不由自主地收紧腰腹的肌肉。小幅度摆动的腰臀仿佛想摆脱熊志鹏的手,却又像厮磨一般,让掌心的老茧仔仔细细地摩擦肌肤,粗糙感撩起小小的火花,令荣柏文的皮肤泛起红。

粗大的肉棒搅拌着荣柏文的嘴,什么都看不见的荣柏文此时变得格外敏感,如同肉伞的龟头碾过他的舌头,让他的舌头在狭窄的缝隙里艰难地动着,舌尖每一次舔过肉棒,都能感觉到肉棒的跳动。他忍不住想让肉棒跳动得更厉害,着迷地顺着龟头的棱角舔弄,当他舔到那根连接马眼的肉筋时,肉棒不但跳动,还在他嘴里变粗几分。

同是男人,荣柏文当然知道舔这里会十分的舒服,他抓住熊志鹏的牛仔裤,手铐“哗啦”一声响,荣柏文发出略微可怜的“唔”声,散落的刘海挡住他洁白的额头,戴着眼罩的脸显出凌虐的美感。完全撑开的红色薄唇贴着肉棒黑紫的茎身,狰狞的青筋顶住嘴唇的模样看得熊志鹏扣住他的后脑勺,抽出肉棒再插进这张嘴里。

“唔……”过于粗壮的肉棒顶得荣柏文眼泪都出来了,熊志鹏整根抽出肉棒,肉棒色情地摩擦他的嘴唇,一会儿挤进双唇间左右摇摆,一会儿压住一片嘴唇涂口红似的滑来滑去。荣柏文的鼻间尽是肉棒的气息,脑海里不可抑制地浮现出肉棒与他的性器互相摩擦的画面,肉棒前后摆动,撞击性器的顶端,好像在干他的鸡巴,他的鸡巴被干出水,变得黏糊糊的,肉棒也变得黏糊糊的。

荣柏文越闻到肉棒的味道,越想舔舔肉棒,是不是真的变得黏糊糊。可是熊志鹏扣住他的后脑勺,他无法扑进熊志鹏的胯下舔肉棒,他只能伸出舌头,顺着味道舔过去,舌尖一下子碰到肉棒的龟头,果然舔到一点儿粘液。荣柏文立即抓住肉棒,伸长舌头继续舔龟头,舌尖正好舔到马眼,收缩的马眼夹了一下他的舌尖,强烈的兴奋顿时涌出他的身体。

“好吃吗?”熊志鹏擦去他嘴角流出的口水,问。

荣柏文无法回答他,塞得满满的嘴巴主动吞吐肉棒,即使他脸上蒙着眼罩,也能看出他享受又贪婪的表情。有些尖利的虎牙咬在肉棒上的刺痛感令熊志鹏发出一声短促的粗喘,尤其荣柏文牙齿轻啃连接马眼的那条肉筋时,尖锐的快感让他只想快速地肏干荣柏文的嘴巴。

荣柏文的口活其实并不高超,就是简单的舔舔咬咬吸吸,但这已经足够令熊志鹏快感连连。肉棒更加膨胀,喘着粗气夸赞:“宝贝你真是厉害,鸡巴都要被你舔化了,再舔舔,轻点儿咬。”

荣柏文一被夸就更加卖力地吞吐肉棒,全然忘记阿南的存在。熊志鹏慢慢地抚摸他的肩头和后背,感觉着舌头艰难地舔着肉棒,被手铐铐在一起的双手一上一下地撸着肉棒,哗啦啦的金属声音与吞吐肉棒的水声混在一起,淫秽地回荡在安静的客房里。

荣柏文吐出肉棒,肉红的舌头舔干净龟头上的口水,再顺着肉筋往下舔上青筋,将虬结的青筋舔得亮晶晶的,双唇满是爱意地亲吻着粗壮的茎身,留下湿漉漉的口水。荣柏文明明是一副淫荡贪婪的表情,熊志鹏却觉得可爱死了,他托起自己鼓鼓囊囊的阴囊,在荣柏文的脸上磨了一圈,还用阴毛扎荣柏文白皙的脸颊。

“喜欢吗?喜欢就张开嘴让我肏你的嘴。”熊志鹏说,肉棒轻轻拍打荣柏文的脸。

“喜欢。”荣柏文小小声地回答,然后张开早就被肉棒磨得红通通的嘴唇,等待肉棒肏他的嘴巴,像一只乖顺的小羊。

“骚货。”熊志鹏当即将肉棒挺进荣柏文的嘴里律动。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