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出书版]_分节阅读_70

天一Ctrl+D 收藏本站

他以为爸爸对他的疼爱是真的爱他,只有荣柏文看穿了爸爸。

他的爸爸从来没有爱过他,他和妈妈都是爸爸圈养在身边的展览品,一种向大家展示家庭美满父慈子孝的必须展览品。

荣柏武颓废地跌坐上沙发,黎艳莉正是六神无主的时候,一把抱住儿子的胳膊,慌张地说:“你爸会被判刑的,以后我们怎么办?那个贱种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荣柏武也不知道怎么办,他心里乱糟糟的,完全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十分的茫然。

“啧。”

一声脚步声有节奏地传来,然后站定在他们的面前。

荣柏文看着母子两人,面无表情地说:“你们是不是过惯了依附别人的生活,大脑都开始生锈了?”

黎艳莉一看到荣柏文,妆容精致的脸顿时就扭曲了,跳起来指着荣柏文尖叫:“一定是你搞的鬼!你早就看不惯我们母子俩想独占荣家的家产,陷害我的老公!你这贱种怎么不和你贱货妈一起去死!”

荣柏文眼神一下子变得冷漠:“到底我是贱种,还是你的儿子是贱种你心里比我清楚!我妈是贱货,还是你是贱货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啊!老娘跟你拼了!”黎艳莉一听这话就炸了,扑向荣柏文,荣柏武眼疾手快地拦住她。

“妈,你别闹了!”

“小武,别拦着妈,他是来和我们抢家产的!”黎艳莉抓住荣柏武的手臂,“我们一起赶走他!不然我们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

“都这个时候还做梦,黎艳莉,看来你很喜欢荣圭高兴的时候就多给你点儿零花钱花花,不高兴的时候就不给你零花钱的生活,还一直拖着你的儿子变得和你一样,你们两人加一起也没资格赶我走。”荣柏文语气平缓,突然翘起嘴角,“荣圭即使被判刑,也不会把手里的股份转给你们。”

说到这,荣柏文看向荣柏武:“我天真的弟弟,你小时候就蠢,长大后还是那么蠢,我一直十分可怜你,你作为一个父亲的所有物,却从来没有想过摆脱他的控制,还一直自豪自己是最受宠的儿子,你永远不知道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的滋味是多么的美妙,我建议你还是和你母亲一样一直乖乖等着荣圭那家伙从手指缝漏点儿钱养活自己吧。”

荣柏文这番话彻底打击了荣柏武的自尊,从小到大荣柏武什么都不缺,吃穿住行哪一样都有专门的人打理,他就是一个生活无忧无虑的小少爷,唯一的烦恼就是有一个会和他抢夺家产的同父异母的哥哥。

他打从骨子里瞧不起这个所谓的哥哥,每天忙忙碌碌的,搬出家爸爸也从来不过问一句,仿佛从来没有这个人存在,而他只要吃吃喝喝,成绩优秀,就能获得一大堆人的夸赞,瞧瞧,他们两个人完全不一样,他生活得如此轻松惬意,不需要那么忙碌那么劳累,父亲还是会把家业交到他的手里。

可是荣柏文彻底打破他过去做的梦,告诉他这全部都是假的,他不是养在城堡里的小王子,他是被亲生父亲亲手养废的傀儡。

“爸爸不是你说的那样!爸爸很疼我!你是嫉妒爸爸只疼我这个小儿子,不关心你这个大儿子!”荣柏武心里明白,却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对,小武你别信他的鬼话,以后荣华集团是你的,这个家全部都是你的!妈妈只能靠你了啊!你不要丢下妈妈啊!”做惯了菟丝草,黎艳莉只想再找一个人依附,儿子是她最好的选择,儿子不会丢下她这个母亲,一辈子都会给她钱花,让她一直过着奢侈的生活。

荣柏文一直受不了黎艳莉这样的女人,活着永远没有自我,没有了男人就像天塌下来似的,只要有个男人能让她靠,她就紧紧缠住,荣圭最喜欢这种把他当做天一样捧着的女人,无限膨胀他的男人自尊心,做着天下所有女人都应该依附他,都应该娇滴滴捧着他的美梦。

荣柏文实在受不了这对母子俩拉拉扯扯凄凄惨惨的画面,他永远无法明白这两人的想法,也懒得明白。

荣柏文上楼进入自己的房间,把自己以前没有带走的东西收拾好全部带走,对于这栋早已成为荣圭三人的家的别墅,他毫无感情,走得十分不留恋。

“哥,求你帮帮爸爸,爸爸如果真的坐牢了,我们全家就完蛋了。”荣柏武朝荣柏文大喊。

拖着行李箱的荣柏文回头,冷笑着说:“这个家不包含我,荣圭如果老老实实地离婚,我恐怕会帮他,但是他害怕离婚分家产选择害死我妈,我凭什么帮他?而你们两个,一个是小三,一个是小三生的私生子,我容忍了你们那么多年,我凭什么帮你们,让你们一家三口开开心心地团聚?哼,以后别叫我哥,我妈只生了我一个。”

他怎么可能真的同情荣圭和黎艳莉生的孩子?养废了最好,他就不用花心思再多对付一个人。像荣柏武这样的儿子,荣圭养出来也不过是等以后需要的时候拿去联姻,最好选择只有一个独生女的有钱人家,生下一个孩子,就能兵不血刃地侵占对方所有的家产,多好的投资。

荣柏文把行李箱丢进后备箱里,打开副驾驶的门。

“走吧,没东西好拿了,我们回家。”

熊志鹏最爱“回家”这两个字,不是荣柏文卖掉的那栋别墅,而是他们刚刚新买的小户型套房。

“一会儿买点儿菜。”荣柏文越来越接地气,显然已经跟着熊志鹏买过不少回菜。

“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我做给你吃。”熊志鹏一边开车,一边说。

“嗯。”

两人买的是六十多平方米,小两室的精装修套房,除了主卧最大,当做书房的次卧、卫生间、厨房、客厅都比较小,可是装修得不错,拎包即住。

两个大男人住的房子应该又乱又脏才对,按照荣柏文的习惯,最好请钟点工收拾,但是熊志鹏以钟点工会打扰他们的生活为理由,坚决不让请钟点工,表示他会收拾房间。

荣柏文只好作罢,以前别墅空间大,必须请钟点工收拾,现在这么点儿大的地方两个人平时注意一下,也不会太难收拾。

不过很快荣柏文就发现住所小也有小的好处,他和熊志鹏每天交流的时间反而变长了,总喜欢和熊志鹏挤在小小的沙发上聊天,他还买了可移动的小电脑桌放在沙发旁,一边办公一边和熊志鹏说着没营养的话。

突然有一天,他觉得自己和熊志鹏像老夫老妻一样过日子十分的不可思议,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男人过日子,更无法想像自己居然会满足地住在这么小的屋子里。

他的人生就是奋斗,把荣圭赶下台,成为众人的仰望,但现在总裁送给华司做了,华司每天累死累活地上班、开会、谈生意、看文件,还要出差,而他还是当初那个总经理,既没升职也没降职,没有人知道他才是荣华集团后面那个大BOSS,更有人觉得荣圭会进了监狱,是华司报复他,趁乱低价收购股份,一举成为大BOSS。

华司的苦没人知道,每天上班都要瞪荣柏文好几眼,荣柏文一脸斯文的微笑,看得华司只想捂胸大喊上当受骗啦。

  • 背景:?? ?? ?? ?? ?? ??
  • 字号: ??默认